景物介紹

沙螺灣畔看罾棚 (970211文匯報)

  捕魚、狩獵乃先民求生本能,本港土地發展,導致狩獵已不可能成為幹活手段,但綿長曲折的海岸線令捕魚業尚有可為。雖然大部分漁穫均來自遠洋作業漁船,鄰近水域只可提供有限的漁業資源,但不時仍見業者以船艇在海中操作,亦有於近岸地區設置罾棚,捕取游近的魚類。

  罾棚的結構,乃以竹枝舉漁網於海邊,竹枝於水下設有支點,可令漁網沉於水中,岸邊另架設一轆轤,以繩索控制海中漁網之升降。作業時,先沉網於水中,以待魚類游入漁網範圍,再定時轉動轆轤拉起漁網,倘見有收穫,即以舢舨划至網下,開啟可以開合的『魚袋』,令漁穫盡入艇中,此種捕魚方法,業者稱之為『拗魚』。

  現時,大嶼山沙螺灣附近,仍可見此類罾棚,部分更有村民操作,到訪之時,大可順道參觀,了解一下這種有如守株待兔的捕魚方法。

  假日自中環、荃灣或屯門乘小輪至沙螺灣,沿著重鋪不久的村徑,經過曾經作為考古發掘地點的足球場,右折沙灘後小路至把港古廟。廟前廣場,可供多人休憩,廟北有一小型渡頭,在通往渡頭的小路上,左方有支路上引,盡處的新建築物,乃皇家香港天文台沙螺灣氣流剖析儀站,推測其應為新機場配套設施。視線轉向對岸新機場工地,部分跑道已具雛形,整體則仍在施工。

  從氣流剖析儀站下,沿泥徑綑岸西行,繞到沙螺灣村西面一個布滿林木的山崗背後,在岸邊會發現兩個以罾棚捕魚的地方。罾棚附近,築有破陋寮屋,作為臨時棲息之用,並備簡單爐灶,以便就地舉炊,箇中滋味,雖非親身經歷亦可從旁推斷。至於漁穫多寡,則須掌握漁汛規律,以免徒勞無功,但由於新機場的建造,附近水域質素已大不如前,生態或許受到破壞,對漁穫數量不無影響。

  筆者走訪當日,見其中一罾棚曾作不下五次起落,但魚蹤杳然,雖然如此,罾棚主人仍須向有關當局繳納每年數百元之牌照費,始可繼續經營。

  境內西貢東有地名罾棚角及罾棚角頂,新界東北部亦有拗魚嘴,相信其命名或許與此種捕魚方法有關。

  沙螺灣對外交通,主要依賴渡輪服務,星期六上、下午各有一班船由中環經屯門開往沙螺灣,下午有兩班船返屯門。星期日早上八時荃灣、八時十五分中環、八時四十五分和九時四十分屯門均有小輪往沙 螺灣,而下午於沙螺灣開出之小輪有三時三十分往屯門、五時十五分經屯門往荃灣、六時經屯門往中環。

標準
評論

從路跡看行友心態(9701郊聯旅訊)

  本港境內的旅行活動,多按既有步徑行進,但亦有不甘囿於現狀而稍作偏離,目的就是將距離縮短,以達省時之效益,當中尤以登山為甚,這點只要對路跡稍加留意,便不難發覺。

  行友選擇路線,充分反映個人心態,墨守成規者多採舊有路線而不思變革,雖安全但保守;投機取巧者卻每以抄捷徑為樂,快捷省時但要求較高。彼此取向,涇渭分明。

  一般旅行活動,選走捷徑本無可厚非,反而應該視作一種積極而進取的行為,只要在個人能力範圍以內,不失為可取之法。不過,一些需要在指定路線上進行的活動,例如考核、比賽等,則又自當別論。

  在比賽過程中,利用捷徑縮減所需時間,是缺乏體育精神的表現,亦為稍具操守的運動員所不取。至於近日在某次百萬行籌款活動,因企圖追及早已遠去之隊友,抄捷徑而被困山頭之女士,嚴格來說,可視為企圖「騙取」贊助人捐出更多善款的一種手段。

標準
馬拉松越野賽

三山馬拉松賽停辦有感(9612郊聯旅訊)

  三山馬拉松賽(最初名為尤德獎章馬拉松越野三環賽),金青會自八四年底主辦至本年初,歷時十二載共十一屆(九零至九一年度因故停辦),今年底的賽事,按序應為第十二屆。消息傳來,該項賽事再因主辦人臨時有事而暫告停辦,遂令本年度的馬拉松越野賽只餘下毅行者一項,別無其他選擇。

  主辦馬拉松越野賽,有別於一般旅行活動,皆因需要照顧不同程度的參加者,故在整體安排和兼顧層面便要相應提高,如非對是項活動存有一份執著,加上足夠人手支持,相信也難提起籌劃的興趣。早年參加者數量可觀,尚且可以作為另一方面的推動力,如今時移勢易,長程旅行活動已被大眾視為不合時宜,參加賽事的後備力量難以開拓,此亦為發展馬拉松越野賽的絆腳石。

  當然,也有意見認為,旅行活動志在尋幽搜祕,求樂求知,不應拿來互較高下,並質疑長途競賽到底能否對旅行活動起著推動作用。不過,藉比賽推廣某項運動或技能及提高該項運動或技能的水平,郤是毋庸置疑、不須爭論的事實。

  其實,旅行隊伍之間,無論在活動形式、路線設計或是培養行友歸屬感方面,都好像處身一場競賽。收費隊伍,固然需要增強競爭能力,免被淘汰;免費隊伍,也希望能吸引行友歸附,以壯行色。

  有競爭才有進步,眾多旅行隊伍便是在這種良性競爭的環境下,各展奇謀,不斷推陳出新,令旅行活動得以百花齊放,行友亦可因而結聚,否則故步自封,人才那有不流失之理。

  力爭上游,鍥而不捨,是參加任何競賽應抱的正確態度,放諸其他層面,皆可作為準則,無論辦隊也好,做人處世也好,均不能趨避。有形的比賽雖然暫停舉辦,但無形的競賽卻在暗地裏繼續進行,但願旅行隊伍之間,通過這種公平競賽互相砥礪,不斷將素質提升,新知舊雨,盍興乎來,令旅行活動的波瀾,得以日益壯闊。

  (後記:在此謹祝尤德獎章總幹事趙潤濤先生早日康復,雄風如昔。)

標準
資訊

以季為秊 失之於偏(9608郊聯旅訊)

  柴灣羅屋民俗館,為配合館外新花園落成,於去年底曾進行一次粉飾,並在民俗館門外增添一對聯:「羅屋傳今日,新館繼皕秊」。筆者以此為題材,行文投稿於某報旅行版,見報之時,文中兩個「秊」字均被誤植為「季」。查「秊」,從禾從千,為「年」之本字,而一年共分四季,皕秊者,二百年也,乃指羅屋迄今之歷史。

  近日筆者於同報同版另文介紹昂坪華嚴塔,提及該塔匾額上的刻字「光明徧照」,又被誤植為「光明偏照」。徧(粵音騙),通遍,盡也,與偏(粵音編)之義迥異,然而佛法無邊,豈會將光明偏照人間呢?

  秊字雖為年之本字,如今已鮮人採用,電腦字庫內可能沒有此類生僻字。徧字在國內被視為遍的異體字,故植字員工或許以為一時筆誤,善意代筆者將徧字「糾正」為偏。

  報刊誤植,本屬司空見慣之事,亦無值得提及的地方,但接連出錯,偏偏出在辭句引用之中,令人有不尊重事實的感覺,甚或對讀者(假如有的話)產生誤導作用。正當忐忑之際,忽然傳來「捏造新聞」的報道,心中不禁發毛,能不速速「投案」以洗嫌疑,並藉此作為個人塗鴉之訂正。

標準
評論

群山內蘊(9611郊聯旅訊)

  九月下旬,本港郵政署發行的「香港群山」特別郵票,甫一推出,即被市民搶購一空,受歡迎程度,可謂一時無兩,未知是否與郵票的題材有關,觀乎普羅大眾對「群山」如此熱愛,實令樂山者振奮。

  群山郵票來源既已斷絕,市價便瞬即飆升,一套四枚面值十一元九角的新郵票被炒至三十五元至五十五元不等,價格禾雀亂飛,如以最低市價三十五元之七折作價折讓,購得此套郵票者,可即時獲利一倍以上。

  明乎此,乃知市民對「群山」的鍾愛,不在於其能為遊人提供尋幽探勝與鍛鍊體能的好地方,也不是陶醉於山色的秀麗,或是欣賞山勢的嵯峨,只因「群山」能於短期內升值。

  行山對人類健康帶來的益處,難以實質價值衡量,炒賣郵票所得,相比之下便變得有如蠅頭小利,只知後者眼前利益而忽視前者深遠影響,可謂撿到芝麻跌了西瓜。

  「人」在「山」旁成「仙」,實非局外人所能了解,但願廣大「郵迷」能透過「香港群山」郵票的推介,加入行山行列,領略香港群山內蘊含的真諦。

標準
評論

也談守時(9610郊聯旅訊)

  本刊九月號「談旅行者的公德」一文,其中述及行友與領隊不守時的習慣,個人雖無過份反感,當然亦不會認同。守時是參加任何活動必須遵守的遊戲規則,屬群體紀律的一部分,豈獨旅行活動為然。

  目前一般旅行消息的發布,多只列出集合時間,本身對守時概念已不甚清晰,究竟集合時間是指開始集合抑或最後召集的時間呢?集合後多久才出發呢?完全沒有界定,不同隊伍之間是否存在不同標準呢?如非跟隨固定隊伍的行友,相信難以捉摸得到,這裏與參加外地旅遊團的模式有點相似。

  個人取向以活動的出發時間為準,清楚明確而無爭論性,按時啟程,誰也不能異議。雖然偶爾因應當時交通情況而酌情稍候,但明顯地對守時者已屬不公平,惟於徵得所有準時到達的參加者同意之下,仍不失為折衷辦法之一,卻不可藉此成為習慣,否則亦是未能信守既定的承諾。

  行友守時與否,很大程度取決於領隊的態度,如果每次活動均準時出發,不對逾時者姑息,既可減少整體在時間上的損失,亦可將守時的正確觀念向行友灌輸;彼此對守時的重要性不加以正視,在互相感染的情況下,久而久之,可能在行程上隱伏一定程度的危機。

  要令旅行活動在安全情況下進行,除了周詳計劃、適當裝備、豐富經驗和充沛體能之外,抓緊時間也是其中一環,行程在時間方面不能充份掌握,對於要與時間競賽或配合之活動,例如長程急走、海岸綑邊或涉渡荒嶼等,都會產生不利影響,當然,這些並非單單準時出發便可將問題完全解決。

  旅行隊伍活動得以延續,建基於隊方與行友間的良好關係。行友守時代表對隊方尊重和信任,領隊不對逾時者加以遷就,按原定計劃依時起步則表示對行友負責,畢竟不守時的參加者在比例上只佔一個很小數目,但是,如果領隊將行友視作「顧客」而以另一種手法處理,則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

  領隊在旅行隊伍中,除了扮演嚮導角色之外,對行友在德育上的薰陶,也是不可忽略。行友在煉就一身攀山涉水的上乘功夫之餘,德行方面總不能不相應地提升,有才無德之士,相信未必能夠得到大眾歡迎呢!

標準
資訊

香港群山(9609郊聯旅訊)

  九月十一日,本港郵政署將發行一套名為「香港群山」的特別郵票,題材選取境內四座著名的山,分別為鳳凰山、八仙嶺、馬鞍山和獅子山。過往以本港名勝古蹟作為郵票設計的例子比比皆是,如天壇大佛、三棟屋、萬石堂、灣仔舊郵政局、尖沙嘴鐘樓等,而聚星樓更兩度成為特別郵票上的圖案;雖然部分山巒也曾在個別郵票中扮演襯景角色,但以本港山嶺作為主題而發行郵票,今回是本港開埠以來的第一次。

  是次採用的四座山,不重其高度而取其知名度,一般市民,恐怕沒有多少人從未聽過它們的名字,至於有否到遊,自當別論。旅界中人,只要不是慣於優逸,相信早已遍歷諸峰;筆者有幸,勉強也能在眾山上留下足蹟,且就個人所知,將其一一道來。

  鳳凰山,又名爛頭山(大嶼山之洋名亦取「爛頭」音譯),位於大嶼山中部,屬南大嶼山郊野公園範圍,為本港第二高山,主峰高九百三十四米,比大帽山頂麥理浩徑最高點略勝,故每易被誤為境內可隨意登臨之最高處。西北方另有副峰,低約二十米,雙峰取名一鳳一凰,合為鳳凰山。主峰之上,除測量墩外,更築有臨時避風站及日出方位指示圖,為理想觀日出地點,每年入冬,總有一番熱鬧。

  自從鳳凰徑越峰而過後,登峰之途獲得很大改善,故鳳凰徑第三段的起點(伯公坳)與終點(昂坪)便成為登鳳凰山的主要根據地。除此之外,能直接登上主峰者,尚有自地塘仔經羅漢塔(山北一個嶙峋石峰)一途,惟徑路陡斜兼缺乏維修,不宜初習登山者使用。至於其他如南天門、狗牙嶺、倒腕石河等登峰之舉,最終也要接入上述三條主徑,焉亦殊途同歸。

  年初一場無情山火,奪去五名正在登山途中師生的性命,更引致多名學生嚴重燒傷,雖然其餘大部分學生得以僥倖逃脫,但在心靈上卻留下難以磨滅的烙痕。這宗可能被列入本年度十大港聞之一的慘劇,令八仙嶺這個本已充滿傳奇的名字得以家喻戶曉,更令舉辦同類型活動人士受盡無形壓力。但是登山這種可以磨礪心志的體力化活動,總不能因噎廢食,大眾只要在事件中吸取教訓,作為日後殷鑒,反而可以產生正面影響。

  回說這座以神話故事八仙命名的山嶺,本為黃嶺山系東面的崚脊,與主峰一脈相承,只因高度相若八峰並列,故取名八仙嶺,而所屬之郊野公園亦以此為名。八峰之中,西始純陽峰,順次鍾離峰、果老峰、拐李峰、曹舅峰、采和峰、湘子峰而止於仙姑峰,除鍾離峰外,衛奕信徑第九段串走諸峰之間。

  海拔高度五百九十一米的純陽峰,比仙姑峰略高,兩者南北均有上下山步徑,其中以仙姑峰北走自然教育徑一段較為理想,屬衛奕信徑第十段,當日發生山火,倖存師生登峰後,亦以此作為逃生路線。仙姑峰以南的陡脊,為大火肇事現場,馬騮崖上,有心人事後放置八仙瓷像於石面,可能因風雨關係,今已所餘無幾。

  八仙嶺上,現已恢復一片綠草如茵景致,整座山也充滿生機。六月間,漫山開滿淡紫百合,令山火遺痕得以逐漸淡化;一朵朵燦爛的鮮花,也容易令遊人對山火禍患,忘記得一乾二淨。

  與仙嶺隔吐露港相對,矗立著新界區內的第二高山──馬鞍山,山上兩峰並起,中間凹陷如馬鞍狀,因而得名。馬鞍山既是山名,又是村名、市鎮名,也是一個郊野公園的名字,因山以馬鞍為名,遂衍生出一系列與馬有關的名稱,例如馬頭、馬尾、馬肚等。雖有多路可登峰頂,但以經吊手岩或馬尾(牛押山北脊)登上牛押山,再沿鞍部至主峰,或索性由麥理浩徑至馬鞍坳後直接登頂三線較易為一般行友接受。高七百零二米的山巔,視野廣闊,景色佳絕,山河湖海,兼收並蓄。

  去年底,房屋協會在馬鞍山新市鎮推出夾心階層住屋計劃,售樓簡介和申請表格均以一幀在西南方拍攝的馬鞍山全景照片作為封面,照片內雙峰互峙,壯麗雄奇。查該樓盤位於牛押山西北方,根本並不擁有照片內的觀景,雖然該封面並無列明或暗示其為出售單位的無敵山景,但似有誤導成份,身為一個半官方機構,處理手法值得商榷。

  比起上述三座山,獅子山明顯地較為低矮,但知名度卻不遑多讓。獅子山的形象可謂深入民心,沙田第一條通往鄰近區域的汽車隧道名為獅子山隧道,嚴格來說隧道並非在獅子山下開鑿,只是方便市民記憶,因其名字經常在交通消息出現,大眾對其熟悉程度尤勝獅子山郊野公園。昔日電視上有連續劇名「獅子山下」,其後又有同名流行曲,近日更有同名歌劇。

  香港電台每年一度主辦的「龍騰虎步上獅山」,雖非攀登獅子山活動,但卻巧妙地利用獅子山的名字。四公里比賽路程,自慈雲山警署門外出發,經沙田坳道跑上吊草岩,再依原路折返起點,勉強來說,也可算在獅子尾(獅子山東南面的山脊)末端輕輕掠過。

  由獅子尾登上獅子山頂,是一條頗為直接的徑路,只是部分土質較為鬆散,加上沒有適當維修,故有關當局也不建議行山人士採用。如以「行必由徑」原則,可自麥理浩徑穩步登頂,縱走在有如駝峰般的山脊上,新界沙田、九龍市區,香港島與日漸縮小的維多利亞港景色,盡收眼底;機場跑道上頻密的飛機升降,將隨赤鱲角新機場的啟用而成為歷史陳蹟。頂上修築的山徑,繞過被稱為獅子頭的西峰,並豎有警告牌提示遊人,故無膽識及經驗者,不宜登臨,實際上,此處亦為獅子山上「事故多發」的黑點。

  綜觀以上四山,鳳凰以雄險見稱、八仙憑趣味取勝、馬鞍高巍挺拔、獅子頭角崢嶸,四者各擅勝長,難分軒輊。現謹以四山之名,嵌於打油詩內,以紀是次特別郵票發行,並作為本文之終結。

鳳凰雄峻擁嶼山 八仙翻騰雲彩間
天外馬鞍臨胯下 地上雄獅兔脫難
心無旁騖連峰走 遍踏群山亦等閑

  參考地圖:大嶼山、新界東北部、西貢及清水灣、新界中部郊區地圖。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