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評

武漢肺炎 (200529Facebook)

武漢肺炎 認真危險 高速擴散 全球感染
確診數字 與日增添 死亡個案 顯而易見
判斷病情 單憑測檢 染病隔離 陽性重驗
封城堵路 早着先鞭 病毒蔓延 當能避免
依時設限 誘人衝線 成功扺壘 自喜沾沾
遲來一步 履行新策 禁外遊走 家中藏潛
強制檢疫 唔係好掂 自我隔離 啋你都癲
隱旅遊史 人魔難辨 鬼唔望佢 早日升仙
口罩不敷 一籌莫展 張羅乏路 無語問天
真香港人 鐵鞋踏遍 車薪杯水 暫且從權
再赴臺灣 增生産線 遠水近火 未解眉燃
猶勝長官 足陳乏善 招標求售 仲要價廉
全民抗疫 車地車天 付諸行動 好難實踐
用完口罩 棄置路邊 惡習不除 仍放飛劍
醫護仁心 懸於一念 救人首要 注重安全
裝備不足 好難倖免 成仁捨己 此恨綿綿
世紀疫情 難於改變 確診半百 一馬當先
社區爆發 若隱若現 當年沙士 殷鑑在前
以人傳人 毋須爭辯 群衆聚集 如坐針氈
避免人擠 交叉感染 減少接觸 有望回天
被指疫區 真係犯賤 咎由自取 啞子黃蓮
悔不當初 離弦之箭 沒有封關 恨海難填
沙士劇情 歷史重演 刻骨銘心 如在目前
歡樂郵輪 傷心感染 滯留海上 叫苦連天
快餐收銀 喺一粥麵 食過嘅客 有苦冇甜
的士司機 唔知想點 開工帶病 搭中玩完
引吭高歌 酒家竹戰 橫飛口沫 仲有痰涎
福慧精舍 清香冉冉 疫憑神力 也把毒傳
退休飯聚 互相勸勉 一人瀨嘢 廣受牽連
杯弓蛇影 心驚膽顫 但求一驗 以策安全
馬會會員 社區走遍 長袖善舞 廣結人緣
四處求診 出席婚宴 叔父隔離 兄嫂中箭
以一傳十 以百傳千 隱形病人 為患不淺
疫情受控 口出狂言 罔圖狡辯 過海瞞天
抗疫基金 紓解民怨 孤注一擲 三佰億圓
撥款支助 産口罩線 利益輸送 啱哂工聯
立會討論 全民派錢 建制反對 事後翻閹
施政報告 財爺露面 每人一萬 要等半年
獅城公僕 時窮節見 裁減俸祿 以示清亷
港府高官 效顰捐獻 薪酬一月 當作隨緣
南韓爆發 火速蔓延 新天地會 信衆萬千
意伊德法 加入戰團 如何抗疫 帶來轉變
武漢撤僑 曙光初現 終能解困 遲來春天
滯鄂港人 脫離危險 可能帶毒 總算團圓
返港隔離 官員豁免 同僚驚震 啞口無言
刁鑽網民 留言稱善 期將病毒 高官承傳
至尊公主 死咗一件 加州拒泊 怕受牽連
醜婦家翁 終需見面 撤離混亂 恐後爭先
入境泰國 終於刊憲 健康申報 要將表填
兩週隔離 不能避免 訊息混亂 旅客暈眩
意大利人 唔多檢點 確診過萬 死咗半千
始懂封關 有何顏面 歐盟失陷 霹靂晴天
疫症稍緩 習總露臉 支持鼓勵 視像傳言
街道巡行 陽台相見 畀人踢爆 擺佈事前
伊朗政要 多人感染 醫療系統 有幾安全
美國封關 快如閃電 神根設限 落閘為先
歐洲各國 慌忙應變 鬼叫你信 世衛胡言
環球停擺 體壇罷戰 供應斷鏈 股市熔斷
口罩遮掩 增添美艶 哨牙扁嘴 化醜為姸
半老徐娘 眼神觸電 崩口阿伯 風度翩翩
相約行山 好耐冇見 難得一聚 喜地歡天
郊遊徑上 人潮迎面 驚聞咳嗽 彈向山邊
全球勁爆 命懸一線 疏於防範 吃虧眼前
塗炭生靈 教材反面 聞者流淚 見者心酸
在外港人 回家避險 從此佈下 禍港根源
家居檢疫 非常混亂 監控不週 罰則唔嚴
帶住手帶 出街食麵 四圍遊蕩 正禮義亷
酒吧禁酒 林鄭管見 無的放矢 誤信讒言
又要撤回 認真冇面 唔知邊個 跣佢咁堅
武漢疫情 聲稱好轉 撤僑依舊 仲話安全
可惜返嚟 唔將疫檢 不公處理 似有特權
樂師歌手 互相感染 成員分散 好大集團
確診女警 神憎鬼厭 唔戴口罩 病毒廣傳
王儲首相 相繼唔掂 英倫勢弱 楚楚可憐
群聚新規 食肆不便 四人上限 藉機弄權
到處巡查 執法湧現 多過食客 本末倒顛
祠堂婚宴 人多又點 對惡勢力 噤若寒蟬
豁免項目 唱歌竹戰 高危活動 竟可生存
卡拉 O K 一衰五件 兩單補中 禍起同源
亡羊補牢 又要修憲 唔見米白 衹見郁臀
地下竹館 如常運轉 忽然冚檔 為把數填
見步行步 施政不善 酒吧停業 苦不堪言
定額罰款 盛惠二千 違規聚衆 唔抵可憐
檢疫期間 突然魂斷 院內感染 疑惑增添
國勇教授 丹心一片 闡揚醫理 仗義敢言
承擔打壓 且退且戰 能收能發 藏針於棉
確診警員 添煩添亂 設施共用 似有關連
百二同僚 通通要驗 隔離營內 住十四天
注重衛生 截傳播鏈 官方渠道 係咁宣傳
深切治療 唔出得院 醫療壓力 為佢增添
特首加薪 晨早傾掂 機制如此 夫復何言
共渡時艱 堂皇冠冕 實情係點 擺在眼前
限聚令行 有人挑戰 觀棋聚賭 毫不避嫌
灣仔露營 貪佢偏遠 漁護警告 風過耳邊
衛署甩轆 烏龍事件 身份對調 誤病作痊
確診近千 限聚令延 按摩美容 終難豁免
抗疫基金 又嚟派錢 爲保就業 拯救僱員
不可炒人 減薪難免 支援企業 策非萬全
特首減薪 唔再敷衍 夥同行會 所有成員
實牙實齒 已無懸念 十份之一 扣足一年
測試水溫 成團旅遠 取消結局 當作宣傳
旅社不支 自行了斷 第一滴血 怕會蔓延
久困蝸居 人心思變 灘頭野嶺 到處流連
生死關頭 防萌杜漸 不能鬆懈 否則玩完
十人群聚 流連夜店 談心把酒 暢所欲言
身份地位 大家畀面 神仙唔知 鬼睇唔見
相安無事 處之泰然 忽然講手 無哂彎轉
有人報警 被逼通天 可憐食肆 慘被牽連
早不封關 遺禍突顯 雖零確診 大不如前
影響經濟 問題湧現 經營慘淡 叫苦連天
文憑考試 嚴陣應變 如臨大敵 避免再延
獅城染疫 日日一千 歸咎外勞 呢招好掂
抗疫百日 市民檢點 漸見成效 邀功必然
有唱反調 口罩可免 厥詞狂放 鬼話連篇
重用口罩 每人一件 唔使排隊 送到門前
效用成疑 清洗不便 雖云環保 造價不廉
醉後添杯 有何貢獻 時機已過 怎釋前嫌
貌似褻衣 戴上塊面 庶人不服 君子不沾
武肺諸事 網羅搜遍 新聞資訊 上萬盈千
滄海遺珠 好難避免 希望唔會 以偏概全
病毒源頭 美中爭辯 學者論據 全賴科研
花落誰家 唔知係點 依然嗰句 武漢肺炎

標準
政評

國慶佔鐘 (150103Facebook)

慶祝國慶 好夢正濃 學運爆發 忽然佔鐘
素求普選 耳赤面紅 堵塞馬路 阻斷交通
警民對峙 氣氛凝重 群眾聚集 幸未失控
毋須點火 不用煽風 聲援不絕 爭取認同
警方戒備 以靜制動 胡椒噴霧 長鎗巨盾
催淚煙彈 林林總總 兩陣對壘 互有守攻
膠膜眼罩 應付煙彈 以遮擋噴 暫作緩衝
媒體拍攝 衝鋒陷陣 臨危履險 面不改容
披露真相 教人感動 一場混戰 徒勞無功
警察退守 留者自控 激情過後 變作啟蒙
遍地開花 毋須栽種 銅灣旺角 加入跟風
異見人士 冷嘲熱諷 凌晨黃雨 堅持留守
未言退縮 能不動容 普選之路 何去何從
要求回應 爭取主動 無奈政府 扮啞裝聾
拖延政策 一貫作風 群臣束手 何以告終
學生運動 險阻重重 爭真普選 勿忘初衷
轉移戰線 堵特首辦 謀求對話 言聽計從
梁特開腔 面對觀眾 委任林鄭 欺騙愚蒙
緩兵之計 學生又中 待勞以逸 那怕圍攻
旺角銅灣 暴民起哄 移除鐵馬 撕毀帳蓬
掠奪物資 翻箱倒篢 欺凌婦女 化作淫蟲
警察調停 有謀無勇 旁觀袖手 事事包容
高級警務 出言譏諷 不謀撤退 凶險重重
陰謀之論 風起雲湧 黑警合作 奠港歪風
日後治安 任其操縱 永無寧日 雞犬不容
反暴大會 召集群眾 盈千上萬 又聚金鐘
士氣高張 心情沉痛 責警執法 標準雙重
面臨責備 受盡指控 重建形象 一洗頹風
脫胎換骨 忍辱負重 反黑襄助 再整軍容
學者勸退 心長語重 未為所動 馬耳東風
清場之聲 阻嚇群眾 適得其反 不作盲從
林鄭學生 未曾硬碰 籌備會議 設限多重
建制議員 不謀解凍 叫停立會 理屈詞窮
網上瘋傳 妖言惑眾 難分真假 不辨蛇龍
曠日持久 時機斷送 談判籌碼 千載難逢
政府解危 發動群眾 結集輿論 凸顯車龍
特首黑材 及時放送 早有防備 應對從容
百密一疏 稅款欠奉 雖非死穴 也得放膿
社會分化 非常嚴重 如何修補 箇中裂縫
當務之急 社會大眾 停止撕裂 存異求同
理性討論 毋須指控 無分敵我 和洽共融
泛民發起 對抗運動 林鄭暗喜 下懷正中
擱置對話 意料之中 溝通之途 從此斷送
立法內會 議員激辯 調查事件 去脈來龍
泛民勢弱 處於被動 特權法案 通過內容
佔領人少 狀態散鬆 林鄭聲言 不為所動
學聯號召 市民響應 一同赴會 逼爆金鐘
與會人士 群情洶湧 為顯實力 與心相從
區內居民 切膚之痛 力陳利弊 懇請通融
佔領代表 不作回應 居民頓覺 感受身同
反佔人士 紛紛出動 聲勢浩大 怒氣沖沖
輕則謾罵 甚者強攻 有恃而至 不果而終
文攻武嚇 未見成效 遷怒媒體 報道不公
堵塞報社 妨礙出版 葫蘆依樣 手法相同
亞叔大嬸 充當群眾 法庭禁令 也不依從
光明磊落 警方行動 清理路障 改善市容
未逢反抗 不用衝鋒 摧枯拉朽 伏虎降龍
欣逢雨後 隱見彩虹 異卉飄香 隨風暗送
奈何午夜 短兵相接 龍和道上 狹路相逢
警察大舉 驅散行動 適當武力 地道天公
個別警員 情難自控 一時失守 遺患無窮
濫用私刑 難以服眾 情雖可諒 法不能容
同業社工 齊奔警總 怒不可遏 血比水濃
零星擾亂 散兵游勇 快閃技倆 層出不窮
警察使命 職守盡忠 任何指令 也得服從
特首記招 誠惶誠恐 重啟對話 故技出籠
和談未開 聞風先動 急於求成 好大喜功
晨甫清場 晚又聚眾 害群之馬 小技雕蟲
誘發暴力 不惜被控 雙方積怨 又深一重
政學對話 標榜溝通 立場鮮明 互相尊重
滔滔雄辯 各持己見 深層矛盾 難以共容
運輸業界 採取行動 禁制法令 頒佈匆匆
在場人士 未加理會 雖執達吏 救助無從
萬念俱灰 伺機而動 製造事端 圖謀硬碰
初則口角 繼而動武 甚者縱火 效施君龍
獅子山頭 黃幡飄動 要真普選 不變初衷
旗幟鮮明 位置出眾 如錐刺目 似石鎚胸
警察消防 聯合行動 拆除巨幡 勞師動眾
眼中之釘 肉中之刺 能消實物 難滅音容
撐警行動 針對佔中 尖嘴碼頭 聚集群眾
滋事份子 混入人叢 圍毆記者 聲勢兇兇
部份傳媒 痛定思痛 停止採訪 藍絲活動
新聞自由 等同受控 曲線維穩 接近成功
特首言論 故步自封 月入萬四 分隔貧窮
不會傾斜 勞苦大眾 既得益者 怎不認同
體育宗教 普及活動 經濟貢獻 視若真空
立論煽情 無人能懂 除非係佢 肚內條蟲
運動盈月 相關活動 還路於民 名多勢眾
街頭舉傘 淹蔽天空 山跑百里 超馬拉松
自由黨魁 一言失寵 被褫政協 罪犯不忠
黨友親朋 群起嘲諷 畫清界線 不作夥同
無職身輕 道遠任重 不拘形勢 對答從容
暢所欲言 毋須受控 以退為進 寓守於攻
二子退場 教學為重 學生留守 未變初衷
運動延續 無關癢痛 證明事件 不屬佔中
僧尼道侶 四大皆空 加盟反佔 與別不同
曠日持久 靜極思動 佔區公投 胎死腹中
議員總辭 未能服眾 上京對話 有路難通
建制議員 論及佔中 外部勢力 例牌內容
有心責難 無憑指控 信者則有 黔驢技窮
反佔信眾 義憤填胸 破壞法治 誓死不從
昔日偏私 無人注重 忽然關顧 不敢苟同
僭建披猖 如將旨奉 誰人執法 那個秉公
爆竹煙花 違禁品種 圍村節日 火光熊熊
汽車違泊 依例檢控 高官醉駕 小事一宗
塗污區旗 案情嚴重 經常倒掛 執法寬鬆
法治社會 公正為重 天子犯法 罪與民同
不可徇私 也難枉縱 按律處理 不分富窮
疾風勁草 良言相送 板蕩忠臣 毛翼皆鬆
罷免蕭瑀 太宗忍痛 前車之鑑 道理相同
民間智庫 心思挖空 老人政治 再度出籠
未記當年 曾經腳痛 重來捲土 變不離宗
部署清場 蠢蠢欲動 頻頻試水 不斷放風
滋生事端 惹人起哄 未見成效 徒勞無功
法庭禁令 盲盲舂舂 隨意判決 無所適從
拖拖拉拉 難於操縱 不擅處理 如草履蟲
學聯代表 行色匆匆 謀求表達 爭取內容
回鄉證件 忽然失效 機場止步 意料之中
業界期待 滬港股通 雙邊買賣 資金互動
中央厚禮 拱手奉送 預期未達 好夢成空
排除萬難 又再出動 禁制法令 險死腹中
中信大廈 化為試點 拖泥帶水 未竟全功
衝擊立會 匹夫之勇 多方指摘 有違初衷
移民驟增 高官扮懵 怕年輕人 非因恐共
旺角清障 玄虛故弄 執達主任 充作先鋒
警察高姿 人多勢眾 美名協助 自破不攻
武力清場 兵貴驍勇 人神辟易 那可不從
伸縮警棍 擊打群眾 催淚水劑 噴射人叢
記者立場 未有搖動 揭黑披暗 劃破長空
觸怒警方 橫加拘控 搶槍襲警 抗辯無從
個別議員 反射作用 挺身盲撐 亂發噏風
水落石出 無憑檢控 枉勞心力 盡廢前功
警察清場 發揮作用 商戶稱讚 頌德歌功
道路正常 交通解凍 重歸本位 生意興隆
特首呼籲 市民大眾 佔區消費 樂也融融
回應清場 一致行動 旺角購物 不約而同
應付鳩嗚 警方頭痛 強武戒備 龐大陣容
人潮飄忽 如水流動 疲於奔命 蛇影杯弓
事先張揚 升級行動 龍和政總 直撞橫衝
警方佈防 欲擒故縱 先機洞燭 倍覺從容
就熟駕輕 兵強將勇 最低武力 扑頭打胸
流血收場 空餘傷痛 無助爭取 不利溝通
帶保之身 不能妄動 學民之鋒 何去何從
絕食行為 臨危受用 逼於無奈 已近途窮
體現法治 三子捉蟲 毅然自首 鱉入甕中
警方淡定 未提檢控 需時蒐證 申辯無從
部分議員 終於出動 駕臨慰問 親赴金鐘
促進對話 謀求解凍 曝光之後 無影無蹤
葉劉申訴 警察苦衷 食二手飯 似可憐蟲
警方回應 冇咁嚴重 膳食無缺 不斷提供
私煙聚眾 反鳩行動 旺角佔路 影響交通
鄰近商鋪 切膚之痛 爭取之道 世界大同
主力清場 重中之重 悉心籌劃 處理金鐘
累積經驗 以防失控 事前公佈 明令依從
過份暴力 不能再用 為怕監警 百眾眼瞳
預計議員 也會出動 如有差錯 後患無窮
大限前夕 人頭湧湧 依依不捨 聚散匆匆
分散物資 隨圖後用 臨歧話別 心事重重
個別報章 譁眾取寵 勢掀激戰 頭版套紅
臨近退場 仍要煽動 居心何在 筆墨難容
清場當日 未有異動 相安無事 掌控之中
萬眾觸目 如何硬碰 忽然變陣 無所適從
七千警力 大材小用 移除路障 清潔市容
擾攘一番 正式行動 毫無反抗 避免見紅
一眾泛民 摩肩接踵 專程留守 候進囚籠
鏡頭之下 激情欠奉 欣然就逮 人願天從
知名人士 步履輕鬆 羈留待遇 與眾不同
絕對不需 捱饑抵凍 互相配合 天衣無縫
旺金失陷 銅灣壽終 場地易清 人心難控
不謀對策 假以時日 重來捲土 或再相逢
七十九日 雨傘運動 爭真普選 勿忘初衷
以上所言 南柯一夢 如有巧合 純屬雷同

標準
馬拉松越野賽評論

馬拉松越野賽再現新機 (9804郊聯旅訊)

  通過特定比賽,達到提升某些技能或運動項目的水平,效果已是毋庸置疑,經歷長時間實踐,幾成金科玉律。旅行活動,亦不例外,為著考驗行友的山行耐力與提高參加者的素質,乃有馬拉松越野賽之設。藉著比賽增加參與其事者的積極性,其實早有定論,縱使局外人從旁加以指劃,也難抹煞這不爭之事實。
  早年此類賽事,每多由旅行隊伍或有關組織主催,一時之間,頗為熱鬧。及後短視者見未能即時收到本身預期效果,遂萌退意;當然亦有我行我素,未為所動,只惜造物弄人,以致難以延續,教人不勝慨歎!
  反觀以籌募善款作為前提的同類賽事,因能掌握參加者心理,致令規模日益擴大,大有欲罷不能之勢,而其主辦機構卻與「旅行界」扯不上甚麼關係。正因成功例子擺在眼前,乃引致類近組織爭相仿摹,但成效卻未見彰顯。
  前人走過的足蹟,後繼者未有遺忘。適值眾人正感馬拉松越野賽選擇日少之際,緊隨著「新機場馬拉松」之後的一個週日——三月一日,一項名為「香港島山上馬拉松」(HONG KONG ISLAND MOUNTAIN MARATHON) 的嶄新比賽假港島區舉行,賽事以淺水灣南灣徑附近的南灣道作為起點,先登淺水灣坳,左折紫羅蘭山徑至黃泥涌水塘,登紫羅蘭山後下陽明山莊,沿衛徑登渣甸山,過小馬山下金督馳馬徑,棄衛徑右出柏架山道,鑽入康柏郊遊徑,取道將軍石登柏架山,車路下走大風坳,左折林路走野豬徑,再沿引水道出柏架山道,跨過一小崗沿山脊朝大潭崗下走,至港島徑後出大潭水塘道,大潭中水塘至淺水灣坳,連走孖崗山南北兩峰後下引水道返回淺水灣海灘作為終點,全程水平距離達三十公里,總爬升約一千二百米,沿途可飽覽港島東部南北兩岸景色。
  這個比賽,無論從進行形式,抑或路線設計,或多或少也可以看到「三山馬拉松」的影子,事實兩者在很多方面,都有一定程度相似的地方,這點正好說明昔日賽事對後來者的影響何等深遠。主辦單位 THE FREE CHINA HASH HOUSE HARRIERS 為一洋人組織,主事者 KEITH NOYES 能操流利普通話,溝通應無多大問題。
  比賽當日所見,參加者以洋人居多,這點與「三山馬拉松」的情況剛好相反,未知是否與推廣範圍不同,或是部分參加者未能衝破種族隔閡有關。
  筆者期望日後能有更多同類賽事出現,令好此道者多所選擇,間接對旅行活動,亦可起到牽動的作用。

標準
評論

筆名! 不名? (9707郊聯旅訊)

  《香港郊野活動聯會團體會員聯合通訊》自九七年七月號(即今期)開始,將各界人士來稿,撥歸「旅行講場」處理,並容許作者以筆名發表,上一期「編者心聲」云:此舉乃「為使更多讀者能發表有關旅行的文章」,但願編者真的「不幸」言中,不太多人在《聯合旅訊》執筆為文,為的就是必須以真實姓名發表這一塊「絆腳石」。
  對於不以真實姓名發表任何文字,個人雖無過份反感,但亦不曾作此舉措,為的就是要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今次首度以筆名示人,最大目的不外是企圖躋身於「首批以筆名在《聯合旅訊》發表文章的作者」行列,假如今期並無其他人同時具備如筆者般「遠見」的話,筆者便會成為「第一個以筆名在《聯合旅訊》發表文章的作者」,多「風光」啊!想起也飄飄然。(一笑!)
  利益申報過後,回歸正題。現時一般見於報刊的境內旅行文章,多以記敘性質為,偶有議事者,但為數不多,故作者以何名字發表,影響實在不大,只要資料準確,大眾也不會深究作者誰屬;惟《聯合旅訊》內,文章則以評論性居多,讀者大可透過作者論點得窺其內心世界,久而久之,必有一定程度了解;作者執筆之時,對事物之觀點,難免需要立場堅定,否則過於飄忽,遇神「擦」神,遇佛「擦」佛,好像人狼在月圓之夜,性格大變,那時真是貽笑大方。
  不同作者的文章,無論在題材選擇,抑或行文筆法,自有其個人風格,雖則化成筆名,改變其外在形貌,亦難改變其獨有特色,這點,對於長期讀者,自然心中有數,除非作者刻意隱藏個人身份,那又自當別論。如此說,使用筆名的最終目的為何,真是耐人尋味。

標準
記事

青馬大橋馬拉松紀實 (9706郊聯旅訊)

  耗資一千五百六十四億元的機場核心計劃,其中一項工程——青嶼幹線已於四月二十七日舉行開幕典禮,當日慶典,為著隆重其事,除了邀請政要主禮外,更大放煙花,好不熱鬧。一星期後,一項大型體育活動率先在幹線上進行,是為「青馬大橋馬拉松及十公里賽」,馬拉松路程由青馬大橋東端出發,全走青馬、汲水門兩橋至大嶼山,復經北大嶼山快速公路至白芒,折返陰澳為半程;再度跑回白芒掉頭,經北大嶼山快速公路、青嶼幹線返起步點作為終點,全程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
  一九九七年五月四日一個早上下雨的星期天,放棄了一日行山活動,參與這一次體壇盛事,而筆者選擇的當然是馬拉松項目。由於青馬大橋尚未開放,大會安排專車自深水埗運動場接載運動員至起步點附近集合,清晨五時開始,運動員陸續抵達運動場,發覺不少參加者竟是平日在山上經常碰到的行友。志趣相投者聚集一起,自然天南地北,無所不談,主要話題當然離不開跑步,談得投契,時間自然容易排遣,接近六時,大會專車陸續開到,運動員按序魚貫登車後,便徐徐駛向青衣島。
  行車途中,天上已是陰霾密布,進入青衣島後,更降下滂沱大雨,令到車輛雖已抵達目的地,部分運動員仍然需要躲在車廂之內。早上七時許,天氣略為好轉,參加者寄存行李之後,緩緩步上起點,靜待比賽開始。起步時間原定七時半,由於接載記者的專車「迷路」,令本已爭分奪秒的採訪工作在時間方面更形捉襟見肘,最後導致起步時間也要順延數分鐘,加以遷就。
  起步槍聲甫響,接近一千名健兒瞬即奔騰在青嶼幹線之上,朝向大嶼山進發,成為第一批以合法途徑踏足青嶼幹線的普通市民。今次比賽,橋面撥出兩條西行快線作為賽道,近海的一條慢線則留歸緊急車輛作為應變之用。絲絲細雨,颯颯涼風,加上濕滑的路面,對參賽者並沒有構成障礙,各人均按照本身部署,跑過這條連接大嶼山與新界大陸的主要幹道。
  人與這條目前世界上最長兼有公路和鐵路的吊橋相較,顯然渺少得不成比例,橋上的主纜,比埋在馬路上的水管還要粗,當日所見,橋面頗多以白漆噴成的圓圈,未知是否仍須修補的標記。跑過青馬大橋,進入馬灣高架道路,見北灣頂上、大嶺頭前,黃土翻滾,代表馬灣發展工程已進入施工階段,而筆者也是首次以此角度觀賞馬灣景色,有點好像坐在直昇機上的感覺。比起青馬大橋,汲水門大橋好像被人忽略了一樣,相信用「二奶橋」來形容也不為過,跟紅頂白的人類天性,在這裏亦表露無遺。
  不消二十分鐘,已經踏足大嶼山範圍,掠過五鼓嶺,來到道路收費站,雨勢開始變得較為頻密,但參加者亦不為所動,續奔前程。沿著北大嶼山快速公路下走陰澳篤,途中與機場鐵路漸漸匯合,另有支路經昂船凹通往竹篙灣,陰澳灣內儲存木排的地方雖然較以前縮減,但反而更覺集中。冒雨續向西走,經過舊日的小蠔灣,景物已今非昔比,仰首前望,雨霧繚繞的婆髻山,倍添多一份嫵媚;山間流泉,奔瀉而下,為秀麗山色加多一層色彩。
  抵達白芒以北的路面,為第一轉折點,由起點至此,大會公布的距離為十三點六四七五公里,原路回走大陰頂下路面,多加七點四五公里,剛好半程,如是者,照上半程倒走一次,返回青馬橋頭,便完成整個賽程。
  是次比賽因在同一路面上重複往返,運動員於掉頭後,必有迎面相見機會,雖屬同場作賽,但快者對慢者不存輕蔑之心,後者對前者亦無嫉妒之意,一般參加者,縱使面對世界級選手,亦不會感到有壓力存在,彼此只抱突破個人體能極限,將訓練所得,盡情發揮。那麼,是否每人均能達到個人理想呢?這便要看看自己在事前花了多少時間去做準備工夫了!

標準
評論

旅隊與行友 (9702郊聯旅訊)

  境內紜紜眾多公開形式的旅行隊伍,其本質雖以共樂於郊野,卻因取向不同,故活動形式亦略有歧異,但作為推動是項活動的前提則如出一轍。旅隊中人,無不希望隊伍能日益壯大,活動能漸趨多姿,故對隨隊行友必愛護有加,圖收賓至如歸之效。
  正因隊方對行友過分「照顧」的關係,行友成長便有如溫室長大的幼苗,倘若移徙於戶外,可能經不起環境轉變而未能適應。當然,也有隊伍採取較為「放任」手法,使隨隊者能盡量發揮本身潛能,隊方則暗地裏布下「線眼」,以監控整隊行進,防患於未然。這種苦心,又豈是一般水平的行友可以領略得到,不知柢細而誤以為被忽略者,可能口出怨言,實際上已上了寶貴一課。
  行友隨隊,事前應對本身能力作粗略估計,然後選擇適合自己的活動,對有關隊伍的作風亦宜加了解,不要妄圖早已定位的旅行隊伍施以額外呵護。只為隨隊者質素參差,假如要顧及所有不同程度的行友,相信目前仍未有任何隊伍可以應付得來,故個別隊伍於發布消息時,每以「不設殿後」、「量力參加」等字眼,以圖篩選出實力較為接近者同行,為的就是便於照顧。可惜部分參加者對消息未能消化,貿然赴會,隊方即使不便拒人千里,只作耳提面命,可是最終必因力有未逮而須自行引退,如此下場,雖不能說咎由自取,但亦屬錯誤選擇。
  旅隊與行友的關係,堪稱唇齒相依,缺乏行友參與,大隊也得化為小組;如無旅行隊伍作為號召,行友也難分享同行其樂,彼此之間,應處於互相尊重層面。行友不要心存對方有所改變以遷就自己的奢望,反而應將個人素質提升以適應較多不同性質隊伍;雖然堅持一些較為偏狹活動的倡導者容易成為「獨夫」,但亦毋須過於屈從市場主導而失卻本身風格,只要將路向稍作調校,爭取部分行友認同,亦不難闖出一條徑路。
  不同隊伍,自有其本身特色,各類行友,亦有其不同要求,只要兩者互相脗合,便可成為一股不可分割的凝聚力。不同性質的隊伍之間,應該採取包容態度,互補對方不足,為行友提供多元化選擇,令有志者能按部就班,循序漸進,則旅隊與行友,那有不共同昇華之理。

標準
評論

化險為夷 (9703郊聯旅訊)

  八仙嶺去年發生「奪命」山火之後,令自然教育徑經馬騮崖登仙姑峰這條本來不是太多人走過的山徑,頓時變得「熱」起來,更有日趨普及之勢;一年過後,熱潮雖有退減蹟象,但仍不失其吸引力。平心而論,此徑算不上特別危險,只是在越過馬騮崖時,需要些少技巧而已,惟對毫無經驗者則自當別論。
  意外發生後,少不免又傳來「是否警告牌不足」的聲音,但當局事後亦沒有即時作出相應行動,免招亡羊補牢之譏。
  近日重臨斯地,見該山徑兩端均已豎立警告牌,提示遊人山路艱險難行,須自顧安全。其實,現時這條山徑比起以前已經易走得多,但是反而需要加設警告牌,明顯地是為了那些慕名而來的遊人。
  由此觀之,個別路線或地點是否存在危險性,絕無客觀標準,完全因人而異,不能一概而論。行友不要冀望當局將所有山徑修葺得十全十美,反而應將個人應付特殊環境的能力提高,加上事事量力而為,乃可將危險性減而最低。

標準
評論資訊

旅行活動的發布渠道 (9705郊聯旅訊)

  旅行活動訊息的傳遞,習債上,全賴設有旅行版或社團消息版的報章代為發布,多年來,沒有甚麼重大突破,故每被視作唯一途徑。基於商業上的理由,報章會對主辦機構徵收若干費用,但不辦交通者在個別報章可以獲得豁免,這點,對全無收入來源的部分旅行隊伍而言,無疑得到很大幫助。近來,亦有部分報章闢設專版,免費刊登旅行活動消息,可惜只是聊備一格。
  至於行友在獲取上述資訊之時,付出購買報章的價格,實屬在所難免,對於已習慣閱讀附有旅行版報章的長期讀者,當然不會構成額外負擔;否則為了一頁(或更少)旅行資料而購買一份不是慣性閱讀的報紙,如果不是認真投入或是需要剪存資科的話,未免有點浪費,但是為了洞悉大部分旅行隊伍的動態,這筆開支便不能節省。
  面對上述問題,聰明的行友自有其一套應付方法。本港各公立圖書館報刊閱覽室,備有各大報章供市民翻閱,此為免費獲取旅行消息途徑之一;參加者於旅行活動期間,向隊方索取預先印備的行程表,這是另一選擇。更有部分行友存錄旅行隊伍電話號碼,有需要時則直接查詢,甚或留下傳真號碼予隊方,以便日後定時收取該隊的最新活動消息,亦不失為可行之法。
  香港郊野活動聯會專為刊登團體會員旅行活動消息而出版的定期性刊物——《聯合旅訊》(即本刊),可在多處派發地點免費索取,令隊方與行友間的溝通,增添另一渠道。
  至於部分商業性質旅行活動主辦單位,定時以專人在繁忙地區派發活動單張,以圖爭取更多顧客,進一步擴大市場佔有率,這種處理手法雖非財雄勢大者專利,但非一般旅行隊伍可以效尤。
  隨著國際電腦網絡急速發展與多媒體電腦在本港日趨普及,為旅行活動訊息電子化製造不少有利條件,近期已有個別旅行隊伍設立網頁,將活動資科透過電腦網向外界發布。雖然,利用國際網絡去傳遞地區內的訊息,似有小題大做之嫌,而成效如何,亦有待時間驗證,但總算在這方向踏上第一步。況且,能夠讓全世界擁有可瀏覽網頁功能的電腦用戶,都有機會知悉本港這種形式的旅行活動,已是「值回票價」。
  綜觀上述眾多途徑,基於不同背景,方便程度亦有分別,隊方與行友當然知所抉擇,旁人實難越俎代庖。反而,如何加設渠道,使訊息廣為流傳,令從未接觸「旅行」這項活動的市民,由初步認識以至了解,甚或達到投入,從而將之發揚光大,方為值得鑽研的課題。

標準
遊記

八高連登 (9709郊聯旅訊)

  香港郊野活動聯會編印《香港群山譜》供大眾免費索閱,反應空前熱烈,足見樂山者大不乏人。境內群山,最高當推大帽、鳳凰,兩者分處不同地域,昔日大嶼山交通不便,要在同一日內連走上述兩山,真是談何容易;自青嶼幹線通車之後,情況大為改觀,大帽與鳳凰山腳,荃灣與東涌之間,巴士穿梭往還,班次尚算頻密,為連走兩大高山製造不少有利條件。
  七月份一個農曆十五晚上,筆者所屬隊伍的一次活動,便是將上述基礎延伸,旁及鄰近為數共八座境內最高山峰,作一次過連續性攀登,以圖考驗參加者之體能及決心。根據《香港群山譜》所載,本港最高八座山峰之中,除了新界中部相鄰的大帽山與四方山外,其餘包括組成「四秀」的鳳凰山、大東山、蓮花山、彌勒山,和附近的二東山、鴨腳瀝,均集中在大嶼山中部。故八高連登之舉,可以說有點「取巧」,而非甚麼高難度活動,最難者,只是踏出家門第一步的決心。
  當日上午,大雨傾盆而下,新聞報道傳來北區水浸消息,已知降雨量不少,及至下午,雨勢稍減,天氣略為好轉,晚間活動才幸免胎死腹中。晚上八時半,大窩口地鐵站內的銀行早已停止營業,寧靜的角落作為集合地點最適合不過,十八位無懼天氣隨時轉趨惡劣的行友相繼聚集。九時正起步離開地鐵站步出青山公路乘車,晚上往東涌巴士,乘客不多已是意料中事,天氣不穩定,令車廂能夠騰出更多空間。大約半小時車程,便抵達東涌,在消防局下車,步往黃龍坑道旁山下村,入村之前,向各人交代是次活動詳情,便開始朝著本港境內為首八座最高山峰進發。
  是次活動,筆者美其名為「領隊」,但事前並無進行「探路」工作,亦無預先設置路標,依賴的只是舊日對該等山形的記憶,反正隨隊者多潛龍伏虎之輩,縱有疑難也易於解決。取道薄刀屻登山是避重就輕的安排,目的是盡早完成較為「棘腳」的行程。由於大雨過後,初段行程天氣頗為明朗,諸山輪廓尚清晰可辨,輕越薄刀屻,繞經三山台,漸漸「霧」色四合,山上仍有積水未消。未抵鴨腳瀝,四周景物早已消失於濃霧之中,唯有合眾人之力,發揮集體智慧,終於一擊即中,登上「八高」之一。好的開始是成功一半,續向蓮花山進發,由於路蹟不明,指南針是最佳助手,縱使沒有目標可供參照,亦能發揮頗大作用,雖然間中會走多些少冤枉路,但亦在所難免,總之不用「偶於山中轉數圈」,已可視作順利行進。
  蓮花山頂下雙東坳一途,徑路比較以往明顯得多,加上目標明確,已毌須擔心誤入歧途。在雙東坳稍歇,重整「軍容」,再向二東山進發,大霧並無消散蹟象,幸而沒有下雨。登上二東山頂,宣布小休,大家利用山頂上的小屋避風,並掏出乾糧進食,以補充消耗了的體力。二東山頂下走鳳凰徑,又是另一次上登的開始,為避免身陷主峰西面的陡坡,大東山頂是採用原路上落的方法。
  沿鳳凰徑下走伯公坳,天氣稍為好轉,霧的濃度開始轉淡而變得略有能見度。在伯公坳會合欠走部分山峰而早到的行友,並與退出的參加者道別,便拾級向鳳凰山頂推進,寬闊的鳳凰徑,與剛才那些不大明晰的小徑相比,可謂大異其趣,各有千秋,孰優孰劣,則純屬見仁見智,難以相提並論。活動本擬在鳳凰山頂觀日出,但以當時天氣判斷,這個目標已肯定不能達到。走過一段接一段的陡峭磴道,登上鳳凰之巔,見一群攝影發燒友正在架起攝影器材,準備拍攝日出景色,堪嘆吾道不孤。
  下山途中,見前方彌勒山金光遍灑,和煦的朝暉告訴大家天氣已經好轉。在「鳳凰觀日」牌坊與眾人相議,決定將早餐地點延至東涌,遂走過「東山法門」,直取彌勒山頂,燦爛的朝陽,將霧靄驅散得一乾二淨,清晰的視野,令澳門也在可見範圍之內。
  原路下走「東山法門」,沿鋪面小徑直奔東涌,十人陸續齊集於馬灣涌某指定酒家,飽餐一頓後,即步往市中心,途中與不少「東涌遊」的人群相遇,乘客寥落的E31為我們提供舒適的環境,約半小時車程正好利用作為小休。返抵荃灣,隨即取道芙蓉徑上川龍,原來有行友不在東涌早餐(高手!),直赴川龍等候,午膳期間,再有兩位行友一同趕至。
  午膳後起步,一行十三人,經響石行人路、妙高台直指大帽山頂,登上鐵絲網外緣可踏足之最高點,拍下集體照片便離開,沿麥理浩徑過四方山,這段路真的是「掉轉行」也不知多少次,只是鮮登四方山頂而已,抵達四方山頂,為著照顧部分「趕時間」的行友,宣布行程至此已算完成,遍踏八峰者可合格取得證書,隨即有多人拔足狂奔下鉛礦坳,瞬間已無影無蹤,而「大隊」亦以「適當」步伐下大埔,完成一次不求前無古人,但願後有來者的旅程。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