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物介紹

漫遊粉嶺五圍六村 連訪龍山寺與鄧公祠(970520文匯報)

  粉嶺龍山,又名雀山,高三百七十米,南與九龍坑山相接,西南與大刀屻隔粉嶺公路互峙,山上遺有二次世界大戰的防守痕蹟,山中有灌溉水塘名『流水響』,與附近一村落同名,而知名度亦較龍山略勝一籌。

w970520a

龍山寺

  龍山腳下布格仔,有新型寺院一座,名日龍山寺,雖以近代設計修築,實屬舊寺原地重建。龍山寺昔日本為龍溪古寺,始建於元末明初,距今已六百多年,期間寺僧外流,乃改為龍溪庵。清乾隆年間,舊寺曾經重修,但數歷變亂,以致頹垣敗瓦,近年有賴鄉紳、善信集資,籌劃施工,新寺得以落成並於九三年底開光。近年新建的龍山寺,樓高七層,雖亦金頂粉牆,重檐疊瓦,但設計偏重西化而有別於一般傳統寺院模式。寺側輔樓外牆,鑲有一幅高十五米,由三百塊『瓷雕』組成的浮雕觀音像,題名『慈航普渡』,觀音手持楊枝甘露。端立蓮座之上,現身祥雲之間,審視下界眾生。輔樓之內,設有升降機,供善信上下各層之間。

  主樓橫匾『龍山寺』與大殿『觀音殿』等題字,乃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墨寶,經常到內地旅遊者,對其字蹟當不感陌生;另大殿外,柱上新添『行草』楹聯:『龍蟠寶地風生水起成聖寺,山聚佳城葉茂枝繁蔭萬家。』字體蒼勁雄渾,並嵌『龍山寺』三字,單以欣賞書法角度,亦頗有瞄頭。

  大殿之內,供奉千眼千手觀音金身,造像優美,法相莊嚴,殿內亦有模型展示龍山寺日後整體建設宏圖,反映目前發展,只佔其中一小部分,大眾可先睹為快,並為未來工程進一步落實作出見證。主樓上層,分別為齋堂、三寶殿和靈灰閣,三寶殿內,供奉金身三寶佛、韋陀及伽籃守護神。登樓眺望,遠山近景,盡入眼簾。

  寺前曠地,闢作花園,涼亭假山,小橋流水,供遊人休憩。寺側有小賣部,出售飲料與小食。

  龍山寺開光初期,曾將昔日龍溪庵碑記與龍山寺碑結合成一紀念碑,立於寺前。近日重遊,見紀念碑已毀圯,猶幸兩碑尚存,只是棄置一旁而已。

w970520b

松嶺鄧公祠

  離開龍山寺,沿車路繞走於龍山腳下,可續訪位於詞堂村的松嶺鄧公祠。祠堂村是粉嶺龍躍頭五圍六村之一,五圍即老圍、新圍、麻笏圍、東閣圍和永寧圍,六村是祠堂村、新屋村、永寧村、麻笏村、小坑村和崇謙堂。龍躍頭鄧族乃由錦田鄧族分支而來,始祖則源自江西省。松嶺鄧公祠,始建於明朝年間(公元一五二五年),以紀念鄧族的開基祖鄧松嶺(公元一三零三至一三八七年),無論從建造規模,抑或年代久遠作比較,均為粉嶺區內之冠。祠堂屬三進式建築,門廳、中廳和正廳被兩個庭院分隔,兩旁並無走廊,中廳設有擋中,正廳擺放拜桌,供奉先人靈牌位,室內有多枝石柱,負責承托屋頂結構,門廳外石柱上的對聯:『峰起龍山疊幛層巒五朵芙蓉開嶺表,流翻吉水尋源溯本一條脈絡貫江西。』對鄧公祠背靠的龍山與鄧族源流作出充分描述。古物古蹟辦事處於一九九零年十月宣布松嶺鄧公祠為認定古蹟,並得前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撥款二百三十五萬元,對宗祠作徹底復修,令古蹟獲得適當保存。

  鄧公祠側建有天后宮,始建年代已不可考,但據廟內文物顯示,最低限度也超逾三百年歷史。

w970520c

老圍村

  五圍之中老圍,曾入選為九五年中發行『香港郊區傳統建築物』特別郵票上的圖案,足見其傳統地位,早已為人認同。

  麻笏圍圍門,以鐵環編織成網狀,既有防禦性能,又不失其通風透光功效。至於由一座教堂發展成為一條村落的崇謙堂村,村內舊教堂現已粉飾一新,亦可一遊。

  粉嶺火車站有免費中巴,接載遊客往返龍山寺,途經崇謙堂、麻笏圍、老圍、祠堂村;五十四號K專線小巴,行走粉嶺火車站與龍躍頭上述各村,惟不能直達龍山寺。

廣告
標準
景物介紹

大嶼西南極地環走 石筍探奇 古堡尋幽(970325文匯報)

分流的海涯景色

  大嶼山西南部分流半島,地理位置偏遠,隔涉異常,半島盡處岬角名分流角,為大嶼山西南極地,半島上有同名村落,只惜居民大部分已流徙他地,堅守故園者實所餘無幾,島上環迴長途遠足徑——鳳凰徑,由梅窩至此,剛好走了一半路程。

石筍

  分流半島,本身並無公共交通工具直達,最近的交通點有大澳與石壁,故為徒步前往分流半島的理想起步點,彼此之間有明蹟可循,路面起伏不大,但是往返需時,故遊人自大澳沿鳳凰徑至石壁,或反其道而行,在途經分流之時,多只匆匆而過,對半島上的景物,亦無暇細遊。

  自大澳起步,踏過鹽田堤壆上新築的車路,接鳳凰徑經番鬼塘、牙鷹角、二澳、煎魚灣,跨過煎魚灣營地入口響鐘坳下走,首先映入眼簾者為分流西灣及分流廟(尾)灣,假如視力毋須鏡片輔助的話,兩灣之間山岬上的『石筍』亦清晰可辨。

分流天后古廟

  下走西灣,在灣尾有小路通往廟灣,途中適當位置右折,便是『石筍』坐落之處,一塊普通長形石塊,矗立草叢之中,但切勿小覷這塊石頭,分流村昔日亦因此石而名為石筍村。

  廟灣之上,築有天后古廟一所,近年曾作重修,但由於善信日稀,以致香火難求。有關該廟始建年份,據廟內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三日重修碑記所載,為清咸豐年,但古物古蹟辦事處有關分流炮台的小冊子,卻提及『分流天后廟內嘉慶廿五年(一八二零年)碑誌』。究竟分流天后古廟始建於咸豐年間或是更早日子,真教人撲朔迷離。

石圓環

  自廟側穿林登上小坳,折右向西南方走乃出分流角之途,分流角對開水域,飛翼船疾馳而過,頗為頻密,岸上高處,築有編號五十六的燈塔。回走至剛才小坳,有指示牌指向附近一個名為『石圓環』的古蹟,以大小不一的石塊,在地上砌成一個二點七公尺長,一點七公尺闊的橢圓形,據推斷與先民的祭祀活動有關。

分流炮台

  離開『石圓環』,向分流炮台進發,這個炮台,在古籍中又名『石筍砲臺』、『大嶼山砲臺』和『雞翼角砲臺』,砲台身以磚石構築,只得一方有入口,可能與防衛有關,砲台內有石階可供登上圍牆。炮台建造目的乃在於防禦海盜,亦可作為駐兵之用,據估計已有二百餘年歷史。一九八一年,分流砲台正式成為法定古蹟,因在此之前,砲台曾荒廢多年,故需經兩階段的修茸,始得以現時之面貌,展示在遊人眼前。

w970325f

槳腳石

  沿著寬敞步徑,經槳腳石下走分流東灣,步過灘面踏石蹬重登鳳凰徑,接上引水道,便是出石壁的坦途。

  交通資料:梅窩開一號巴士、昂坪開二十一號巴士、東涌開三十一號巴士均以大澳為終點站,回程於石壁可乘搭一號、二號、五號各線巴士返梅窩,各線收費均相同。

  參考地圖:大嶼山郊區地圖。

標準
景物介紹

荃錦自然教育徑(970114文匯報)

  荃錦公路,一條貫通荃灣與錦田之間的公路,51號路線巴士就是利用這條公路來往上述兩個地區。公路最高點名荃錦坳,麥理浩徑自大帽山頂蜿蜓而下,經此向屯門進發。除此,附近尚有多條不同職能步徑,計為甲龍林徑、大帽山家樂徑和遠足研習徑,而新近啟用的荃錦自然教育徑也是其中之一。

荃錦自然教育徑起點

  麥理浩徑第九段,以位於荃錦坳的大欖郊野公園荃錦管理站為起點,沿林道引向田夫仔,離此不遠,便是荃錦自然教育徑所在。一個嵌有地圖和簡介的告示牌,加上刻有該教育徑名字的木牌坊,引導遊人進入這條新闢山徑。

  水泥結合石塊鋪砌而成的路面,穿越一個遍植白千層的樹林,繼而緩緩登上崗頂,途中一段與甲龍林徑靠攏而可互通,兩條性質相同的林徑如此接近,這種情況過去較為少見。沿山脊前行,路勢略作起伏,兩旁仍是高聳的林木,間中豎有介紹沿途植物及自然、地理環境的『傳意站』。

教育徑中段的山徑

  荃錦自然教育經最高點在麥理浩經第九段旁邊的直升機坪,郊野公園內直升機坪的作用,乃供直升機運送滅火隊往發生山火的陡峭山徑,和在郊區嚴重受傷或迷途的遊人離開意外發生地點,亦會負責運送重型物資往偏遠地區,現時,郊野公園範圍內,共有十四個這類直升機坪。

  離開直升機坪,跨過麥理浩徑,依指示牌方向接回自然教育徑,下行至荃錦營地其中一個入口,本徑雖然並不踏入營地範圍,但對露營地點的介紹亦不會缺乏。繞過營地續向下行、松樹不絕於途,腳下盡是混礙土板截成的泥階,小崗上回望大帽山,傲然屹立。

  荃錦公路中TWISK的來由,乃取自荃灣 TSUEN WAN 和石崗 SHEK KONG 的縮寫 TW/SK,後被誤寫為 TWISK,沿用至今。這是一個名為『荃錦公路』傳意站上的資料,當中還有介紹該公路的興建歷史。

  下行至『樹葉之分解作用』傳意站後,接入荃錦坳下行往川龍之舊有步徑,這裡應為全徑最低點。朝荃錦坳上行,途中尚有四個傳意站,終點就在剛才起點位置,兩者相隔了一條車路,終點水池旁邊,築有小橋流水,砌石假山,雖嫌人工化,但景致不俗。

荃錦自然教育徑終點

  全長兩公里的荃錦自然教育徑,為一環迴步徑,上落差約九十米,沿途設有二十個名為『傳意站』的告示牌,大部分在林中穿行,景觀稍弱。

  交通貧料:自荃灣碼頭或荃灣地鐵站上層巴士站乘搭51號路線巴士,見右方有『大帽山郊野公園』木牌按鐘下車,回走少許即為大欖郊野公園荃錦管理站入口。

  參考地圖:新界中部郊區地圖。

標準
景物介紹

取代昔日橫水渡──大澳涌行人橋 (970107文匯報)

  位於大嶼山西陲的大澳,本為繁忙漁港,部分居民築棚屋於河涌兩岸,早有水鄉美譽,享負盛名,假日吸引不少遊人到訪,目的就是觀賞這種別具特色的民居。大澳可供賞覽的地方當然不止於此,其他還有楊侯古廟、關帝古廟、天后古廟、鹽田遺址和有別於一般市區設計的公共房屋──龍田村,至於離市集較遠的將軍石、嶼北界碑等,更值得花點腳力一遊。

  大澳對外交通,主要依賴行走大澳道來往梅窩、昂坪和東涌的巴士(大澳至東涌巴士假日停開),島上亦有的士行駛,輔以假日開往屯門、荃灣和中環的小輪,尚算方便,部分居民更擁有機動舢舨,往返區內河涌範圍及鄰近地區。

  早前,大澳區內尚存一種境內獨有的交通工具──橫水渡,一隻無動力大舢舨,依靠人力拉動繩纜,接載乘客來往涌口兩岸,這種類似人力車的交通工具,對外地遊客頗具吸引力,簡宜是大澳遊的『賣點』,但隨著大澳涌行人橋落成,這一大澳景色於行人橋啟用後便悄然消失。

w970107

大澳涌行人橋

  新近落成的大澳涌行人橋,主橋築於原橫水渡航線下游少許位置,兩端均有引道連接橋身與昔日等候橫水渡的地方,兩巨型橋墩立於涌上,並裝有防撞屏障,以玆保護。橋的中部為吊橋設計,有纜索及鐵鏈與橋塔相連,可收起以供較大型艇隻駛過,平時機動舢舨在橋下則暢通無阻,新橋於去年九月底落成啟用。

  新橋建成,對來往兩岸居民及遊人,無疑帶來不少方便,但如未曾一睹昔日橫水渡風貌,總有失諸交臂之感。而感性者亦少不免有點失落,失去的不是往日站於橫水渡上短暫的回憶,而是感於周圍環境急驟變化。未知昔日負責牽纜的船家去向如何,希望不要為本港失業大軍再添一員。

標準
景物介紹

沙螺灣畔看罾棚 (970211文匯報)

  捕魚、狩獵乃先民求生本能,本港土地發展,導致狩獵已不可能成為幹活手段,但綿長曲折的海岸線令捕魚業尚有可為。雖然大部分漁穫均來自遠洋作業漁船,鄰近水域只可提供有限的漁業資源,但不時仍見業者以船艇在海中操作,亦有於近岸地區設置罾棚,捕取游近的魚類。

  罾棚的結構,乃以竹枝舉漁網於海邊,竹枝於水下設有支點,可令漁網沉於水中,岸邊另架設一轆轤,以繩索控制海中漁網之升降。作業時,先沉網於水中,以待魚類游入漁網範圍,再定時轉動轆轤拉起漁網,倘見有收穫,即以舢舨划至網下,開啟可以開合的『魚袋』,令漁穫盡入艇中,此種捕魚方法,業者稱之為『拗魚』。

  現時,大嶼山沙螺灣附近,仍可見此類罾棚,部分更有村民操作,到訪之時,大可順道參觀,了解一下這種有如守株待兔的捕魚方法。

  假日自中環、荃灣或屯門乘小輪至沙螺灣,沿著重鋪不久的村徑,經過曾經作為考古發掘地點的足球場,右折沙灘後小路至把港古廟。廟前廣場,可供多人休憩,廟北有一小型渡頭,在通往渡頭的小路上,左方有支路上引,盡處的新建築物,乃皇家香港天文台沙螺灣氣流剖析儀站,推測其應為新機場配套設施。視線轉向對岸新機場工地,部分跑道已具雛形,整體則仍在施工。

  從氣流剖析儀站下,沿泥徑綑岸西行,繞到沙螺灣村西面一個布滿林木的山崗背後,在岸邊會發現兩個以罾棚捕魚的地方。罾棚附近,築有破陋寮屋,作為臨時棲息之用,並備簡單爐灶,以便就地舉炊,箇中滋味,雖非親身經歷亦可從旁推斷。至於漁穫多寡,則須掌握漁汛規律,以免徒勞無功,但由於新機場的建造,附近水域質素已大不如前,生態或許受到破壞,對漁穫數量不無影響。

  筆者走訪當日,見其中一罾棚曾作不下五次起落,但魚蹤杳然,雖然如此,罾棚主人仍須向有關當局繳納每年數百元之牌照費,始可繼續經營。

  境內西貢東有地名罾棚角及罾棚角頂,新界東北部亦有拗魚嘴,相信其命名或許與此種捕魚方法有關。

  沙螺灣對外交通,主要依賴渡輪服務,星期六上、下午各有一班船由中環經屯門開往沙螺灣,下午有兩班船返屯門。星期日早上八時荃灣、八時十五分中環、八時四十五分和九時四十分屯門均有小輪往沙 螺灣,而下午於沙螺灣開出之小輪有三時三十分往屯門、五時十五分經屯門往荃灣、六時經屯門往中環。

標準
景物介紹

春風亭落成有感(9604郊聯旅訊)

  三月十二日一個微風細雨的下午,港督彭定康為仙姑峰腳下的春風亭主持揭幕儀式。該亭緣何而建,相信大部分行友知之甚詳,不必細表,而亭的位置,曾往遊者亦一清二楚;至於仍未到訪的市民,若單靠傳媒報道,可能對該亭坐落地點產生混淆。

█ 八仙嶺仙姑峰腳下的春風亭

  春風亭,位於八仙嶺郊野公園內的八仙嶺自然教育徑第二站,自入口引水道上行約一百三十級石階即達,該亭背枕八仙嶺連峰,前臨浩瀚的船灣淡水湖,視野廣闊,景色佳絕。根據新界東北部郊區地圖內有關八仙嶺自然教育徑第二站的描述:「此區多年前曾發生山火,如今可見自然界再生的超凡力量。」對於春風亭的選址,未知是悉心安排,抑或是無意巧合。

  至於有傳媒報道春風亭位於八仙嶺自然教育徑第二段入口,皆因官方新聞稿以此發布,部分記者對郊野認識不深,以致被資料誤導,不必深究。查八仙嶺自然教育徑內,共有二十二枝附有編號的標柱,負責與介紹該區自然生態及地理特質的資料互相對照,但徑上並無段數之區分。

  若論結構,春風亭與其他在郊野公園內所見的涼亭無大分別,只是部分設施為普通涼亭所不備。

  春風亭內鑲有三塊碑刻,當中者為港督揭幕紀念碑,兩側分別為中英對照、由教育署署長余黎青萍撰寫的碑記,縷述事件始末,可惜內容只著重表揚英勇救人事蹟,對山火的引發與預防略嫌輕描淡寫,至於引致山火的元兇,則隻字不提,更遑論譴責矣!

  亭外橫匾上「春風亭」三字乃布政司陳方安生高堂方召麐女士墨寶,亭前植有兩株羅漢松,為郊野上較為少見的品種。憑欄縱目,遠山近景,兼收並蓄;抬頭回望,後方正是當日出事現場,相思林帶、馬騮崖、仙姑峰,盡入眼簾,只惜揭幕當日,大部分時間均被雲霧所掩,令現場多添一點哀傷氣氛。

  春風是否真的能化育萬物,令郊野上不正之風不禁而絕,春風亭的建立,正好作為一個見證,我們大家拭目以待吧!

標準
景物介紹

鶴嘴海岸保護區(961224文匯報)

  本港首個海岸保護區--鶴嘴海岸保護區,與兩個海岸公園(海下灣、印洲塘),同於九月三十日正式設立。根據法例,海岸公園可供市民進行一些對海洋生態無破壞性的輕度水上活動,而海岸保護區則不然,任何人士,不得在其範圍內進行任何水上活動,包括游泳和獨木舟等,違者最高可被判罰二萬五千元及監禁一年。

  現時被劃入鶴嘴海岸保護區範圍內的,包括整個鶴嘴灣及附近水域,與垃圾灣東南面一個凹入的小海灣,涵蓋範圍雖然不廣,但已將重要位置盡納其中。

█ 鶴嘴與鶴嘴灣(攝於狗髀洲)

  鶴嘴一地,向來很少人可遊覽,皆因該處設有高頻發射站和海底電纜站,故不准外界進入。鶴嘴道上,設有警衛崗位,負責登記進出車輛,鄰近建築物更裝有閉路電視,一旦發現有外人闖入,便即時通知警衛,故能擅入者應屬絕無僅有。所以鶴嘴海岸保護區便好像與世隔絕,市民根本不能一睹其姿容。

█ 鶴嘴道口的指示牌

  鶴嘴海岸保護區的設立,對鶴嘴帶來的變化不大,只是在岸上加設了一個刻有『鶴嘴海岸保護區』的木牌, 和一個張貼上保護區地圖及有關法例的告示牌.,而那個通窿海蝕洞前,則加建了一段混凝土台階,方便成立典禮當日,順道參觀的官員進出該海蝕洞。

  市民雖然不能循陸路直達鶴嘴海岸保護區,但在鶴嘴道口,即石澳道上一處名為大風坳的地方,卻豎有一指示牌,指示前往保護區的正確方向,此舉雖無不是之處,但可曾考慮會對市民產生誤導作用。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