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青馬大橋馬拉松紀實 (9706郊聯旅訊)

  耗資一千五百六十四億元的機場核心計劃,其中一項工程——青嶼幹線已於四月二十七日舉行開幕典禮,當日慶典,為著隆重其事,除了邀請政要主禮外,更大放煙花,好不熱鬧。一星期後,一項大型體育活動率先在幹線上進行,是為「青馬大橋馬拉松及十公里賽」,馬拉松路程由青馬大橋東端出發,全走青馬、汲水門兩橋至大嶼山,復經北大嶼山快速公路至白芒,折返陰澳為半程;再度跑回白芒掉頭,經北大嶼山快速公路、青嶼幹線返起步點作為終點,全程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
  一九九七年五月四日一個早上下雨的星期天,放棄了一日行山活動,參與這一次體壇盛事,而筆者選擇的當然是馬拉松項目。由於青馬大橋尚未開放,大會安排專車自深水埗運動場接載運動員至起步點附近集合,清晨五時開始,運動員陸續抵達運動場,發覺不少參加者竟是平日在山上經常碰到的行友。志趣相投者聚集一起,自然天南地北,無所不談,主要話題當然離不開跑步,談得投契,時間自然容易排遣,接近六時,大會專車陸續開到,運動員按序魚貫登車後,便徐徐駛向青衣島。
  行車途中,天上已是陰霾密布,進入青衣島後,更降下滂沱大雨,令到車輛雖已抵達目的地,部分運動員仍然需要躲在車廂之內。早上七時許,天氣略為好轉,參加者寄存行李之後,緩緩步上起點,靜待比賽開始。起步時間原定七時半,由於接載記者的專車「迷路」,令本已爭分奪秒的採訪工作在時間方面更形捉襟見肘,最後導致起步時間也要順延數分鐘,加以遷就。
  起步槍聲甫響,接近一千名健兒瞬即奔騰在青嶼幹線之上,朝向大嶼山進發,成為第一批以合法途徑踏足青嶼幹線的普通市民。今次比賽,橋面撥出兩條西行快線作為賽道,近海的一條慢線則留歸緊急車輛作為應變之用。絲絲細雨,颯颯涼風,加上濕滑的路面,對參賽者並沒有構成障礙,各人均按照本身部署,跑過這條連接大嶼山與新界大陸的主要幹道。
  人與這條目前世界上最長兼有公路和鐵路的吊橋相較,顯然渺少得不成比例,橋上的主纜,比埋在馬路上的水管還要粗,當日所見,橋面頗多以白漆噴成的圓圈,未知是否仍須修補的標記。跑過青馬大橋,進入馬灣高架道路,見北灣頂上、大嶺頭前,黃土翻滾,代表馬灣發展工程已進入施工階段,而筆者也是首次以此角度觀賞馬灣景色,有點好像坐在直昇機上的感覺。比起青馬大橋,汲水門大橋好像被人忽略了一樣,相信用「二奶橋」來形容也不為過,跟紅頂白的人類天性,在這裏亦表露無遺。
  不消二十分鐘,已經踏足大嶼山範圍,掠過五鼓嶺,來到道路收費站,雨勢開始變得較為頻密,但參加者亦不為所動,續奔前程。沿著北大嶼山快速公路下走陰澳篤,途中與機場鐵路漸漸匯合,另有支路經昂船凹通往竹篙灣,陰澳灣內儲存木排的地方雖然較以前縮減,但反而更覺集中。冒雨續向西走,經過舊日的小蠔灣,景物已今非昔比,仰首前望,雨霧繚繞的婆髻山,倍添多一份嫵媚;山間流泉,奔瀉而下,為秀麗山色加多一層色彩。
  抵達白芒以北的路面,為第一轉折點,由起點至此,大會公布的距離為十三點六四七五公里,原路回走大陰頂下路面,多加七點四五公里,剛好半程,如是者,照上半程倒走一次,返回青馬橋頭,便完成整個賽程。
  是次比賽因在同一路面上重複往返,運動員於掉頭後,必有迎面相見機會,雖屬同場作賽,但快者對慢者不存輕蔑之心,後者對前者亦無嫉妒之意,一般參加者,縱使面對世界級選手,亦不會感到有壓力存在,彼此只抱突破個人體能極限,將訓練所得,盡情發揮。那麼,是否每人均能達到個人理想呢?這便要看看自己在事前花了多少時間去做準備工夫了!

標準
記事評論

另類領隊 (9908郊聯旅訊)

  作為一個旅行隊領隊,帶領對象當然是喜愛遨遊四方的行友,彼此徜徉於山巔水涯,分享旅行活動箇中樂趣,誠人生一大快事,筆者多年來在這方面所得,已不作腰纏萬貫、拜相封侯之想。而近日一次『領隊』經驗,更為個人領隊生涯寫上新的篇章。
  事緣六月間,健行之友『三嘴千溪』活動,中午沉降黃竹瀝一個水潭大休後,途經沉船灣篤以南一幅山坡時,發現一具失蹤日本男子屍體。該屍體於發現時,頭皮已經腐化,但身上裝備及財物卻保存完整,當時筆者在一位資深行友協助下,抄錄了死者身份證上資料,便率眾趕赴鹹田灣,餘下的大浪嘴行程亦宣布取消。
  屍體發現後,隨隊行友步伐頓時變得異常審慎,花了一小時,始抵達鹹田灣,流動電話在這區域等同廢物,只得向士多借用傳統電話報警,接線生初時還以為報錯了地方,向筆者表示:『先生,西貢冇沉船灣喎,係唔係糧船灣呀?』花了不少唇舌,先攪掂『沉船灣』喺邊,最後,還得奉上案發現場座標KK318825,好讓警方將屍體迅速尋獲,並作適當處理。
  完成所有報案程序,大隊按原定行程,取道大浪坳、赤徑、土瓜坪至黃石碼頭赴歸,筆者亦按慣例與部分成員到西貢晚飯後始作解散。回家後,隨即接到西貢警署來電,表示未能找到筆者所描述發現屍體之位置,並希望明天能帶領他們到現場再走一趟,筆者當時大惑不解,為何如斯詳盡資料,仍不能找到案發現場,並懷疑他們有否真的前往搜索。但基於市民責任,也顧不了擅離職守帶來的後果,欣然接受了這一項簡單任務。
  翌日早上,向工作單位請假後,專程往西貢警署,會合負責此案件的陳姓督察,在出發前的會議上,始發覺警方昨天往搜尋時,使用的是HK80舊制地圖,所以不能準確找到筆者以WGS84新版地圖定出的座標位置。這點也難怪責警方,就算旅界中人,在本港地圖已全面改用WGS84系統時,仍採用HK80系統編訂資料,抱殘守缺態度,可見一斑。
  上午十時,一干人等發車往黃石碼頭轉乘水警輪,約半小時船程,抵達短嘴附近海面,以橡皮艇分批接駁五名警務人員、四名民安隊員與筆者共十人至沉船灣搶灘登岸。由於昨夜整晚下著大雨的關係,黃竹瀝澗道內的水位高漲了不少,乃打消原定由澗道內折上山坡的計劃,改為在左邊一幅瀉坡直接攀爬而上,期間,警務人員雖然要民安隊員以繩索防護,方能向上爬升,但總算能順利抵達現場,時間剛好是中午十二時正。警務人員即時展開偵查工作,民安隊亦以衛星定位儀測定現場的地理位置座標,結果與筆者先前的定位KK318825並無偏差。經過警務人員詳細觀察並結合報失資料得出的結論,初步斷定死者是八日前隻身途經該地,可能由於身體不適失去行進能力,最終因失救而致命。
  屍體找到了,如何運走呢?最理想當然是召直升機協助,快靚正,可惜飛行服務隊不運載屍體已是不明文規定,但是如今個案所在位置偏遠,是否會作彈性處理呢?警方不斷與飛行服務隊聯絡,極力爭取,期間亦作出將屍體運落沉船灣的最壞打算。尤幸最終游說成功,直升機候命出動,結果是一行十人陪同死者『曝屍荒野』三小時。
  下午三時,直升機奉命抵達現場,觀察過附近環境後,降落在對下不遠的山坡上,為免氣流對撿拾屍體時造成不便,卸下將屍體打包的工具後,直升機暫時飛離現場,待屍體裝箱,再折返現場將眾人與屍體一併運走。下午四時,直升機飛扺萬宜水庫西壩直升機坪,仵工已候命多時,經過一輪交收程序,屍體隨即被運往紅磡公眾殮房暫時安頓。
  最後,謹在此忠告行山人士,儘管個別不負責任的傳媒將獨來獨往的旅行活動拍攝得多麼超凡脫俗,但此風絕對不宜助長,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與其孤身獨闖,倒不如隨隊結伴,最低限度,個人安全也多了一份保障。

標準
記事景物介紹

行友捐款 合力興建 茅坪坳避雨亭落成(910910文匯報)

█ 新建成之茅坪坳避雨亭

位處麥理浩徑第四段,介乎西貢與沙田之間的茅坪坳,昔日建有鄉村學校一所,取名聯達五鄉公立學校,故該地亦以「五聯達」稱之(此名字仍可見於九十年代的旅行消息)。其後村民流徙,學校亦告荒棄,建築物日漸破敗,最終更被清拆;但拆卸後所遺下的石塊及坭頭卻未加清理,棄於原地,嚴重破壞大自然的景觀。九零年初,香港郊野活動聯會倡議利用廢校的地基興建避雨亭以改善觀瞻,並成立「茅坪坳避雨亭工作小組」,組織各界人士,舉辦了數次籌款活動如「百山縱橫」、「群力清潔郊野日」、「野外雜誌義賣籌款」等,以籌募建亭經費。經過一年多以來的不斷努力,地台工程亦已於本年六月完成。

地台大大 木亭小小

上月底,茅坪坳聯達五鄉公立學校的舊址上,一座可供郊遊人士使用的避雨亭終於建成,該亭為木質結構,內有附於柱上的告示板一塊及坐椅兩張,上蓋為金字型,大小僅三米見方,加上建於長方形地台遠離步道的一端,小小的亭子與偌大的地台顯得有些不成比例。細心的行友如見到這個亭,可能還會產生以下的疑問:郊聯會籌款興建的避雨亭,為何會與郊野公園的涼亭同一模式?這個亭究竟與郊聯會有沒有關係呢?

歷時年半 終於建成

回顧「茅坪拗避雨亭工作小組」成立之初,構想中是要興建一座較具規模的避雨亭,最好能夠用混凝土作為材料;但是經過數次籌款活動以後,募捐得到的經費卻與預期的數字相去甚遠。其時已經歷一年以上,小組始終是要對建亭一事作出反應,遂研究如何利用不足的款項去完成整項工程。經過多番嘗試,均無結果,最後與漁農處商討,找出一個可行的辦法,便是郊聯會負責將籌得的建亭費用撥作清理廢校瓦礫之用,而避雨亭方面可利用郊野公園現有的涼亭套件裝嵌而成;在別無其他選擇的情況下,小組惟有採納這一方案,以圖盡快將避雨亭建成,所以郊遊人士現時在茅坪坳見到的亭與其他郊野公園內所見者大同小異。

共收捐款 四萬七千

其實在整個籌建茅坪坳避雨亭計劃之中,各項活動所籌得的善款只有三萬五千餘圓(詳細數字見附表),與清理地台所需的四萬七千圓仍有一段距離,現時不足之數需由熱心人士暫時墊付,始能將計劃順利完成。

為興建茅坪坳避雨亭各項活動所籌得之款項
百山縱橫 $ 4658.80
售賣印有"茅坪坳避雨亭建設計劃"之T恤 $ 1845.00
群力清潔郊野日 $ 21950.20
野外雜誌義賣籌款 $ 5050.00
以上活動以外之外界人士捐款 $ 2450.00
合計: $ 35954.00
(摘錄自香港郊野活動聯會茅坪坳避雨亭獨立賬戶)

今天茅坪坳避雨亭的落成,代表著行友對環境的愛護及對郊野設施的渴求,本來在郊野上搞建設是行友樂於效力的,例如岔路上的標誌或險要位置的安全設施等,興建避雨亭只不過是一個延續罷了。

(以上部份觀點,純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郊野活動聯會之立場。稿酬撥作興建茅坪坳避雨亭之用。)

標準
馬拉松越野賽記事

翻山越嶺 連跑帶奔 健兒腳下 步步是金(901127文匯報)

  本港第一條遠足徑──麥理浩徑,東起北潭涌,西迄屯門,橫跨八個郊野公園,繞過容量最大的萬宜水庫,途經被公認為最美麗的大浪灣,越過境內最高的大帽山,全長一百公里,沿途景色秀麗多變。自七九年底啟用至今,已有無數郊遊人士作分段式的探遊,喜愛長程急走的行友每利用作全走,而一項以麥理浩徑全程作為慈善籌款的步行活動『毅行者』近年更吸引大量市民參加。據未經正式統計的數字顯示,麥理浩徑自啟用至目前為止,公開性的全走活動不下十五次,而有史以來最大型的一次麥理浩徑全走活動──『毅行者九零』則剛於十一月二日至四日舉行。

  『毅行者』本為啹喀兵團內部每年一次的體能測驗活動,並為尼泊爾的慈善機構籌款。至八六年與樂施會合辦,公開讓市民參加,希望增加善款數額,令更多意善機構受惠,當年參加的市民只得三十一隊(每隊四入,下同),後經樂施會大力推廣,去年已達二百二十三隊,而今年更增至三百九十隊,連同七十一隊啹喀兵,參加人數共一千六百八十名。

為著進一步推廣這項慈善性質的遠足活動,主辦機構除向參加者提供路線及訓練簡介、行程指引和一些有關資料外,今年特別於事前舉辦一個針對是次活動的講座,透過精於此道者向沒有經驗的參加者灌輸這方面的知識,並即場解答有關的疑難問題,以便參加者對該活動有初步的了解。

基於安全理由,是次活動除限制參加人數外,更規定每隊的四位成員在途中不能分散,縱使有意外發生亦需分成兩人一組,分別留在現場及往求援;而軍部更派出三百名啹喀兵駐守起點、終點和各檢查站,負責照顧各參加者及救援工作。

方便行進 修橋整路

活動進行前兩晚,負責工作的啹喀兵已於麥理浩徑沿途部署一切,包括在各站架設帳幕、安裝通訊器材、運送物資和食水,並在各關鍵性的路口設置路標或安排人手站崗,今年更將鹹田灣的簡陋木橋臨時加固,以方便眾多的參加者。

活動當天上午,各參加者陸續抵達北潭涌辦理報到手續,帶上識別身份的膠腕帶及領取號碼布後,遂各據一方,靜候起步時間來臨。由於今年取消晚上起步時間,全部參加者集中在日間起步,加上人數比往年多,所以情況頗為熱鬧。一如往年,所有參加者均來自社會各階層,不分軍民、華洋、老幼,今年更有一隊是包括銀行和大企業高層人物的組合。

正午十二時,歌星譚詠麟蒞臨主待開步禮,炮聲一響後,一場考驗體能及意志的長途活動隨即展開,千多名健兒朝看萬宜水庫方向進發,沿著麥理浩徑,直趨終點掃管笏軍營。

因為全程長達一百公里的關係,中途各主要檢查站大會均有食物及飲品供應,但部分參加者於各交通點亦自設支援隊伍,一時之間,北潭凹、企嶺下、金山路、城門水塘、公坳等地布滿守候的人群,一如嘉年華會。

人數速度 俱破紀錄

隨著時間的流逝,參加者與終點的距離亦漸漸接近,翌日凌晨一時過後,已有隊伍抵達軍營。首先衝過終點的隊伍全程共用十三小時二十一分十五秒,破了歷屆的紀錄,而能以二十小時完成的隊伍接近二十隊,較去年的十隊多出近一倍。

是次活動、當日於北潭涌起步的隊伍共三百九十隊,能以四人一齊完成的不足半數,只得一百八十三隊,其餘六十一隊中途退出,一百四十六隊不足四人完成,而籌得的善款初步估計已超逾四百萬。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