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標距柱準確性受質疑(970311文匯報)

  第一批長途遠足徑標距柱,自九四年底於麥理浩徑豎立以來,其餘三條長途遠足徑亦相繼裝設,現時,除衛奕信徑外,麥理浩徑、鳳凰徑和港島徑的標距柱,基本上已算完成。

  標距柱設立目的,是讓走在該遠足徑上人士,得悉所處位置,遇有緊急事故,遠足人士可利用就近標距柱的編號說明其位置,以協助搜索及救援行動,為徑上重要設施之一。

  直至目前為止,雖然尚未有個案證實標距柱在長途遠足徑上的定位作用,但其功能卻是毋庸置疑,最低限度,利用其每隔一段距離豎立一枝的特性,將之視為遠足徑上的里程碑,對時間掌握也可帶來一定程度幫助。

  既然標距柱如此重要,其準確性便不容忽視,否則遇事之時才發現出了問題,那時真是啼笑皆非。可是,在實際環境之中,標距柱並非如構想中完美,部分更有嚴重失誤,倘若很大程度依賴該設施的遠足人士,不幸在有問題的標距柱附近遇事,而又只可利用其編號說出自已位置,那麼救援行動勢必受到阻延,嚴重者,更有可能對受傷求援人士的性命構成威脅。

  地政總署測繪處繪製的郊區地圖,大部分已將長途遠足徑標示在圖中,只有衛奕信徑因劃定不久而未能在已出版的地圖上出現,而目前唯一繪有標距柱位置的郊區地圖則只有去年出版的第二版『大嶼山』。該圖涵蓋整條鳳凰徑,故徑上一共一百四十枝標距柱的位置均悉數在圖中顯示,但在實地勘測過程中,自會發現種種問題,例如位置不準確和編號不正確等。

  鳳凰徑第七段,自大澳至狗嶺涌,長十點五公里,標距柱編號由零五五至零七六,其中零五八號的一枝標距柱,在地圖上顯示位於牙鷹角一處郊遊地點之前(以順走計,下同。)但實際卻位於該郊遊地點之後。零六二號,地圖顯示位於二澳新村外的沙灘,實際上卻置放於沙灘折入谷地的一段,誤差達一百五十米,而零六四號實際環境亦比地圖前了約一百米。更有甚者,在這段鳳凰徑上,竟然出現兩枝編號同為零六一的標距柱,其中之一位於水澇漕入海之處,與圖位置脗合,自此向西南行,經過海神古廟,不遠處卻另有副車。

  鳳凰山下昂坪,途經『天梯』頂部的鳳凰坳,圖上標有零二五號標距柱,但在該地豎立的,卻是零二六號,兩者相差達五百米,自第二版『大嶼山』郊區地圖發售以來,筆者尚未重踏鳳凰徑一遍,故只能盡一己所知,稍加布露。

  衛奕信徑第九段,自九龍坑山頂至仙姑峰,長十點六公里,初段經舊軍路下山,至一涼亭折入泥徑下走鶴藪水塘。筆者近日到遊涼亭至水塘一段,途中發現四枝新近豎立的標距柱,編號分別由一零八至一一一號,初時亦未加留意,及後仔細思量,發覺該批編號大有問題。查標距柱編號之排列,乃由長途遠足徑起點計算,每隔五百米設一標距柱,編號則以起點為零而按序遞增,意即某標距柱之編號乘以五百米(或零點五公里),便是由起點至該標距柱之距離。

衛奕信徑標距柱

  衛奕信徑第八段長九公里,首八段共長六十點六公里,而編號一零八至一一一的標距柱分別代表五十四至五十五點五公里,故這批標距柱理應豎立在第八段內,但不知何故,出現如此嚴重偏差,距離竟達八公里。

  以上提及各點,相信當初構思標距柱時,也始料不及,希望透過標距柱加強救援人員與求援人士之間的溝通,事實可能適得其反,不在其位的標距柱大有可能令雙方在地點上達不到應有共識。目前本港負責在野外救援的機構,除非擁有一批比測繪處繪製得更精密和更準確的地圖,否則在實地報讀標距柱號碼以示遇事地點,與按地圖上相應標距柱尋查施以救援位置,兩者之間的矛盾,可能需要花點時間去解決,這正好暴露此項設施在某方面的弱點。

  標距柱失誤未全部糾正之前,整個系統便有潛在危機,實不宜過分信賴,當局應對所有標距柱之豎立位置重新覆核,如發現有問題則即時作出處理,否則適逢意外發生而不能及時施援,將令此項設施蒙上污點。

標準
評論

南山樹刻(970218文匯報)


  大嶼山南山,扼守嶼南道咽喉,以地勢言,實為梅窩與貝澳兩區的分水坳,鳳凰徑自梅窩沿嶼南道至此便轉向雙東坳上攀。附近有標準營地,設備齊全,歇業多年的小店毗鄰,近年闢有樹木研習徑,而最近劃定通往水口的南大嶼郊遊徑亦以南山作為起點。

南山的交通,非常方便,凡是以梅窩為終點站的巴士均駛經南山,亦可自梅窩經鹿地塘徒步至此。

鳳凰徑牌坊與南山營地入口之間,有郊野公園護理員站崗,旁有山徑上通大牛湖頂,護理員站崗旁草地上,有一株以水泥塑成的『松樹』,樹梢亦塑有一群『雀鳥』,樹幹上部分『樹皮』被剝去,並刻上『動物要成真自然要關心』十字,藉此向遊人宣示保護自然的意識。


  個人絕對認同關心自然環境的重要、亦不否定有關當局將此訊息向大眾傳遞,但處理手法卻值得商榷。將植物表皮剝去或刻上文字,本身已是破壞自然生態的行為,雖然該株『松樹』只是仿製品,但以負面手法去宣傳正面訊息,未免欠缺一點說服力。

再者,假若遊人對此種方法耳濡目染,習以為常,甚或將之視為一種正當行徑,則對自然環境的存護,將會產生不良的影響。

標準
評論

從路跡看行友心態(9701郊聯旅訊)

  本港境內的旅行活動,多按既有步徑行進,但亦有不甘囿於現狀而稍作偏離,目的就是將距離縮短,以達省時之效益,當中尤以登山為甚,這點只要對路跡稍加留意,便不難發覺。

  行友選擇路線,充分反映個人心態,墨守成規者多採舊有路線而不思變革,雖安全但保守;投機取巧者卻每以抄捷徑為樂,快捷省時但要求較高。彼此取向,涇渭分明。

  一般旅行活動,選走捷徑本無可厚非,反而應該視作一種積極而進取的行為,只要在個人能力範圍以內,不失為可取之法。不過,一些需要在指定路線上進行的活動,例如考核、比賽等,則又自當別論。

  在比賽過程中,利用捷徑縮減所需時間,是缺乏體育精神的表現,亦為稍具操守的運動員所不取。至於近日在某次百萬行籌款活動,因企圖追及早已遠去之隊友,抄捷徑而被困山頭之女士,嚴格來說,可視為企圖「騙取」贊助人捐出更多善款的一種手段。

標準
評論

群山內蘊(9611郊聯旅訊)

  九月下旬,本港郵政署發行的「香港群山」特別郵票,甫一推出,即被市民搶購一空,受歡迎程度,可謂一時無兩,未知是否與郵票的題材有關,觀乎普羅大眾對「群山」如此熱愛,實令樂山者振奮。

  群山郵票來源既已斷絕,市價便瞬即飆升,一套四枚面值十一元九角的新郵票被炒至三十五元至五十五元不等,價格禾雀亂飛,如以最低市價三十五元之七折作價折讓,購得此套郵票者,可即時獲利一倍以上。

  明乎此,乃知市民對「群山」的鍾愛,不在於其能為遊人提供尋幽探勝與鍛鍊體能的好地方,也不是陶醉於山色的秀麗,或是欣賞山勢的嵯峨,只因「群山」能於短期內升值。

  行山對人類健康帶來的益處,難以實質價值衡量,炒賣郵票所得,相比之下便變得有如蠅頭小利,只知後者眼前利益而忽視前者深遠影響,可謂撿到芝麻跌了西瓜。

  「人」在「山」旁成「仙」,實非局外人所能了解,但願廣大「郵迷」能透過「香港群山」郵票的推介,加入行山行列,領略香港群山內蘊含的真諦。

標準
評論

也談守時(9610郊聯旅訊)

  本刊九月號「談旅行者的公德」一文,其中述及行友與領隊不守時的習慣,個人雖無過份反感,當然亦不會認同。守時是參加任何活動必須遵守的遊戲規則,屬群體紀律的一部分,豈獨旅行活動為然。

  目前一般旅行消息的發布,多只列出集合時間,本身對守時概念已不甚清晰,究竟集合時間是指開始集合抑或最後召集的時間呢?集合後多久才出發呢?完全沒有界定,不同隊伍之間是否存在不同標準呢?如非跟隨固定隊伍的行友,相信難以捉摸得到,這裏與參加外地旅遊團的模式有點相似。

  個人取向以活動的出發時間為準,清楚明確而無爭論性,按時啟程,誰也不能異議。雖然偶爾因應當時交通情況而酌情稍候,但明顯地對守時者已屬不公平,惟於徵得所有準時到達的參加者同意之下,仍不失為折衷辦法之一,卻不可藉此成為習慣,否則亦是未能信守既定的承諾。

  行友守時與否,很大程度取決於領隊的態度,如果每次活動均準時出發,不對逾時者姑息,既可減少整體在時間上的損失,亦可將守時的正確觀念向行友灌輸;彼此對守時的重要性不加以正視,在互相感染的情況下,久而久之,可能在行程上隱伏一定程度的危機。

  要令旅行活動在安全情況下進行,除了周詳計劃、適當裝備、豐富經驗和充沛體能之外,抓緊時間也是其中一環,行程在時間方面不能充份掌握,對於要與時間競賽或配合之活動,例如長程急走、海岸綑邊或涉渡荒嶼等,都會產生不利影響,當然,這些並非單單準時出發便可將問題完全解決。

  旅行隊伍活動得以延續,建基於隊方與行友間的良好關係。行友守時代表對隊方尊重和信任,領隊不對逾時者加以遷就,按原定計劃依時起步則表示對行友負責,畢竟不守時的參加者在比例上只佔一個很小數目,但是,如果領隊將行友視作「顧客」而以另一種手法處理,則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

  領隊在旅行隊伍中,除了扮演嚮導角色之外,對行友在德育上的薰陶,也是不可忽略。行友在煉就一身攀山涉水的上乘功夫之餘,德行方面總不能不相應地提升,有才無德之士,相信未必能夠得到大眾歡迎呢!

標準
評論

旅德淺談(9601郊聯旅訊)

  香港郊野公園管理局,在郊野公園管理方面,最感棘手者,莫過於山火與垃圾問題,遊人不小心處理火種,山火的發生引致草木被焚,除了破壞景觀之外,更令自然生態失卻平衡;一般郊遊地點,大多設有廢物箱,但遍地垃圾的現象依然存在,其中更以燒烤地點為甚,浪費不少人力進行清理工作。在行友眼中,以上問題已是司空見慣,習以為常,遊人未能自律,致令優美環境被破壞怠盡。除此之外,日常在山行途中,尚可見到不少缺德人士所為,情況真教人惋惜。

  首批標距柱自九四年底於大帽山頂至屯門之間的麥理浩徑設立以來,其餘路段的工程亦相繼展開。去年三月初,筆者途經四方山坳至草山頂一段麥理浩徑,見一批簇新的標距柱已於途中豎立妥當,形制雖與先前者略有不同,但功能卻無異。當時令筆者有點擔心,就是這批標距柱僅以四顆十字螺絲將印有圖案及編號的金屬牌固定於基座之上,其壽命到底能維持多久。至三月底,筆者再度途經上述地點,發覺第一百三十九號至一百四十三號五枝標距柱上的金屬牌已不翼而飛,顯然是被人將螺絲鬆脫後取走;而西貢區內同類型標距柱,以鍋釘將金屬片片固定於基座之上,部分鍋釘亦有被破壞痕跡,其計雖未得逞,但其心已昭然若揭。

  大城石澗肥佬麥──山徑與石澗的交匯點,地處不准生火區域範圍以內,部分遊人選作大休地點,間有開爐煮食之舉,雖然小心從事,未至引發嚴重後果,但亦屬觸犯法紀。飽餐之後,自不然要將食具處理,個別人士將澗道視作家中的水龍頭,以洗潔精將食具徹底清洗一遍,結果,污物便隨著流水注入水塘之中。至於在引水道內,以洗髮水洗濯頭髮的行為,筆者也曾經親眼目睹。

  郊野上當眼的位置,不論大石、建築物或是山頂上的測量墩,每易成為塗鴉對象,塗寫材料由傳統油漆、噴漆、箱頭筆以至擠壓式塗改液,內容多屬簡單文字,諸如「某人何時曾到此一遊」之類,部分亦會定時將褪色的字蹟翻新。九龍水塘引水道,介乎標尺四千六百米至四千六百五十米之間的一幅護土牆,九三年初,被人以多種顏色油漆繪上一幅高約兩米,闊十餘米的大型壁畫,其靈感可能來自市區護土牆的美化工程,精細程度雖然有所不及,但內容亦算多元化,計有軍人頭像,儲值車票、小孩、鹹蛋超人、巨型甲蟲、貓、狗和花盆等,顏色方面,包括紅、黃、藍、綠、白及其混合出來的顏色,這裏,有可能是本港郊野上被塗污得最嚴重的地方。

  西貢黃石樹徑,當局於九三年闢設的樹木研習徑之一,沿途部分地區設有燒烤場地,亦有幼樹植於燒烤爐附近,但由於幼樹屢遭破壞而影響其生長過程,當局唯有在幼樹外圍加建鐵籠,以資保護,而此類措施亦可見於其他地區的燒烤地點。

  以上種種行徑,皆因部分人士對旅行活動尚未投入,甚或偶一為之,而在旅途之中,本身就像郊野上的過客,對美好環境未存絲毫歸屬感,即使在認識郊野方面,也沒有多大興趣,更遑論對其加以愛惜,以至保護。

  每個人道德標準可能不盡相同,但對於關乎大眾的舉動,何者可為,何者不可為,總應有客觀上的共識,亦要保持個人操守,不能因一己私慾而罔顧大眾利益。但願日後大家通過旅行活動增進個人遊識之餘,也能彼此互勉,共同將旅德的水平提高。

標準
評論

小心看管小童(961217文匯報)

  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管理局編印的「遠足安全指引」小冊子,導言內有「雖然遠足並不需要特別的技巧」,最近啟用的「遠足研習徑」內亦有資料說明:「雖然遠足毋需特別技巧」。遠足是否真的如上述所言,毋須特別技巧,正是見仁見智,不宜斷章取義,畢竟「遠足研習徑」之設立,亦足以證明遠足需要一定的基本認識,否則又何必花時間研習呢?

  大帽山郊野公園範圍內的「遠足研習徑」,沿途設立十八個「傳意站」,說明牌上的資料採用多種顏色繪製,為郊野公園內首見,但最重要者卻是內容言之有物,方為可取之處。

  筆者趁一閑暇冬日訪遊此徑,只見停車場四周遊人如鯽,但刻意瀏覽研習徑上說明牌內資料者,卻寥寥可數。更有甚者,當途經第七站附近一小溪時,見兩名小童結伴在溪中嬉戲,旁邊並無成年人加以照顧。

  溪流河道,本已不宜小童逗遊,加上缺乏成年人在旁看管,情況可想而知,雖然最終亦可能因僥倖而並無事故發生,但總有潛在的危機。

  意外的發生,除了環境外,個人因素亦是其中之一,為人父母者,不單要適當照顧子女,更應將注意安全的意識向下一代灌輸,否則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對四周隱伏的危機性未有加以正視,將會是日後發生事故的肇因。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