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以季為秊 失之於偏(9608郊聯旅訊)

  柴灣羅屋民俗館,為配合館外新花園落成,於去年底曾進行一次粉飾,並在民俗館門外增添一對聯:「羅屋傳今日,新館繼皕秊」。筆者以此為題材,行文投稿於某報旅行版,見報之時,文中兩個「秊」字均被誤植為「季」。查「秊」,從禾從千,為「年」之本字,而一年共分四季,皕秊者,二百年也,乃指羅屋迄今之歷史。

  近日筆者於同報同版另文介紹昂坪華嚴塔,提及該塔匾額上的刻字「光明徧照」,又被誤植為「光明偏照」。徧(粵音騙),通遍,盡也,與偏(粵音編)之義迥異,然而佛法無邊,豈會將光明偏照人間呢?

  秊字雖為年之本字,如今已鮮人採用,電腦字庫內可能沒有此類生僻字。徧字在國內被視為遍的異體字,故植字員工或許以為一時筆誤,善意代筆者將徧字「糾正」為偏。

  報刊誤植,本屬司空見慣之事,亦無值得提及的地方,但接連出錯,偏偏出在辭句引用之中,令人有不尊重事實的感覺,甚或對讀者(假如有的話)產生誤導作用。正當忐忑之際,忽然傳來「捏造新聞」的報道,心中不禁發毛,能不速速「投案」以洗嫌疑,並藉此作為個人塗鴉之訂正。

廣告
標準
資訊

香港群山(9609郊聯旅訊)

  九月十一日,本港郵政署將發行一套名為「香港群山」的特別郵票,題材選取境內四座著名的山,分別為鳳凰山、八仙嶺、馬鞍山和獅子山。過往以本港名勝古蹟作為郵票設計的例子比比皆是,如天壇大佛、三棟屋、萬石堂、灣仔舊郵政局、尖沙嘴鐘樓等,而聚星樓更兩度成為特別郵票上的圖案;雖然部分山巒也曾在個別郵票中扮演襯景角色,但以本港山嶺作為主題而發行郵票,今回是本港開埠以來的第一次。

  是次採用的四座山,不重其高度而取其知名度,一般市民,恐怕沒有多少人從未聽過它們的名字,至於有否到遊,自當別論。旅界中人,只要不是慣於優逸,相信早已遍歷諸峰;筆者有幸,勉強也能在眾山上留下足蹟,且就個人所知,將其一一道來。

  鳳凰山,又名爛頭山(大嶼山之洋名亦取「爛頭」音譯),位於大嶼山中部,屬南大嶼山郊野公園範圍,為本港第二高山,主峰高九百三十四米,比大帽山頂麥理浩徑最高點略勝,故每易被誤為境內可隨意登臨之最高處。西北方另有副峰,低約二十米,雙峰取名一鳳一凰,合為鳳凰山。主峰之上,除測量墩外,更築有臨時避風站及日出方位指示圖,為理想觀日出地點,每年入冬,總有一番熱鬧。

  自從鳳凰徑越峰而過後,登峰之途獲得很大改善,故鳳凰徑第三段的起點(伯公坳)與終點(昂坪)便成為登鳳凰山的主要根據地。除此之外,能直接登上主峰者,尚有自地塘仔經羅漢塔(山北一個嶙峋石峰)一途,惟徑路陡斜兼缺乏維修,不宜初習登山者使用。至於其他如南天門、狗牙嶺、倒腕石河等登峰之舉,最終也要接入上述三條主徑,焉亦殊途同歸。

  年初一場無情山火,奪去五名正在登山途中師生的性命,更引致多名學生嚴重燒傷,雖然其餘大部分學生得以僥倖逃脫,但在心靈上卻留下難以磨滅的烙痕。這宗可能被列入本年度十大港聞之一的慘劇,令八仙嶺這個本已充滿傳奇的名字得以家喻戶曉,更令舉辦同類型活動人士受盡無形壓力。但是登山這種可以磨礪心志的體力化活動,總不能因噎廢食,大眾只要在事件中吸取教訓,作為日後殷鑒,反而可以產生正面影響。

  回說這座以神話故事八仙命名的山嶺,本為黃嶺山系東面的崚脊,與主峰一脈相承,只因高度相若八峰並列,故取名八仙嶺,而所屬之郊野公園亦以此為名。八峰之中,西始純陽峰,順次鍾離峰、果老峰、拐李峰、曹舅峰、采和峰、湘子峰而止於仙姑峰,除鍾離峰外,衛奕信徑第九段串走諸峰之間。

  海拔高度五百九十一米的純陽峰,比仙姑峰略高,兩者南北均有上下山步徑,其中以仙姑峰北走自然教育徑一段較為理想,屬衛奕信徑第十段,當日發生山火,倖存師生登峰後,亦以此作為逃生路線。仙姑峰以南的陡脊,為大火肇事現場,馬騮崖上,有心人事後放置八仙瓷像於石面,可能因風雨關係,今已所餘無幾。

  八仙嶺上,現已恢復一片綠草如茵景致,整座山也充滿生機。六月間,漫山開滿淡紫百合,令山火遺痕得以逐漸淡化;一朵朵燦爛的鮮花,也容易令遊人對山火禍患,忘記得一乾二淨。

  與仙嶺隔吐露港相對,矗立著新界區內的第二高山──馬鞍山,山上兩峰並起,中間凹陷如馬鞍狀,因而得名。馬鞍山既是山名,又是村名、市鎮名,也是一個郊野公園的名字,因山以馬鞍為名,遂衍生出一系列與馬有關的名稱,例如馬頭、馬尾、馬肚等。雖有多路可登峰頂,但以經吊手岩或馬尾(牛押山北脊)登上牛押山,再沿鞍部至主峰,或索性由麥理浩徑至馬鞍坳後直接登頂三線較易為一般行友接受。高七百零二米的山巔,視野廣闊,景色佳絕,山河湖海,兼收並蓄。

  去年底,房屋協會在馬鞍山新市鎮推出夾心階層住屋計劃,售樓簡介和申請表格均以一幀在西南方拍攝的馬鞍山全景照片作為封面,照片內雙峰互峙,壯麗雄奇。查該樓盤位於牛押山西北方,根本並不擁有照片內的觀景,雖然該封面並無列明或暗示其為出售單位的無敵山景,但似有誤導成份,身為一個半官方機構,處理手法值得商榷。

  比起上述三座山,獅子山明顯地較為低矮,但知名度卻不遑多讓。獅子山的形象可謂深入民心,沙田第一條通往鄰近區域的汽車隧道名為獅子山隧道,嚴格來說隧道並非在獅子山下開鑿,只是方便市民記憶,因其名字經常在交通消息出現,大眾對其熟悉程度尤勝獅子山郊野公園。昔日電視上有連續劇名「獅子山下」,其後又有同名流行曲,近日更有同名歌劇。

  香港電台每年一度主辦的「龍騰虎步上獅山」,雖非攀登獅子山活動,但卻巧妙地利用獅子山的名字。四公里比賽路程,自慈雲山警署門外出發,經沙田坳道跑上吊草岩,再依原路折返起點,勉強來說,也可算在獅子尾(獅子山東南面的山脊)末端輕輕掠過。

  由獅子尾登上獅子山頂,是一條頗為直接的徑路,只是部分土質較為鬆散,加上沒有適當維修,故有關當局也不建議行山人士採用。如以「行必由徑」原則,可自麥理浩徑穩步登頂,縱走在有如駝峰般的山脊上,新界沙田、九龍市區,香港島與日漸縮小的維多利亞港景色,盡收眼底;機場跑道上頻密的飛機升降,將隨赤鱲角新機場的啟用而成為歷史陳蹟。頂上修築的山徑,繞過被稱為獅子頭的西峰,並豎有警告牌提示遊人,故無膽識及經驗者,不宜登臨,實際上,此處亦為獅子山上「事故多發」的黑點。

  綜觀以上四山,鳳凰以雄險見稱、八仙憑趣味取勝、馬鞍高巍挺拔、獅子頭角崢嶸,四者各擅勝長,難分軒輊。現謹以四山之名,嵌於打油詩內,以紀是次特別郵票發行,並作為本文之終結。

鳳凰雄峻擁嶼山 八仙翻騰雲彩間
天外馬鞍臨胯下 地上雄獅兔脫難
心無旁騖連峰走 遍踏群山亦等閑

  參考地圖:大嶼山、新界東北部、西貢及清水灣、新界中部郊區地圖。

標準
資訊

再版大嶼山郊區地圖 現已公開發售(9606郊聯旅訊)

  大嶼山郊區地圖,九二年初版至今,所載內容已產生很大變化,其中尤以東北部海岸線至赤鱲角新機場一帶為甚。地政總署測繪處現已將該圖資料重訂,於五月中公開發售。

  一九九六年一月第二版(以下簡稱新圖)與一九九二年第一版(以下簡稱舊圖),雖然在涵蓋範圍和印刷色調方面保持不變,但在其他內容上,已作出適度的調整。新圖的經緯度與統一橫墨卡托方格網均以 WGS84 為基準,並首次在郊區地圖上註明 WGS84 與昔日 HK80 的轉換方法,化作公式如下:

  • 49Q區東距:HK80=WGS84-245米
       

  • 49Q區北距:HK80=WGS84+195米
       

  • 50Q區東距:HK80=WGS84-260米
       

  • 50Q區北距:HK80=WGS84+205米

    而十萬米方格字母分別改為 GE、HE、JK 和 KK。

      舊圖海底等深線以噚為單位,新圖改為以米為單位。

      去年於鳳凰徑增設的標距柱,已於新圖上標出其位置,一比一萬兩張插圖更附有編號,惟一比二萬五的主圖則只限於編號為五的倍數和 L001、L139。

      大水坑熙篤會神學院(見舊圖主圖),新圖已更正為熙篤會神樂院。

      由赤鱲角島填海擴地而成的新機場,新圖顯示填海工程已完成,而機場客運大樓、跑道和大嶼山快速公路的位置也有在圖中繪出,惟未能反映目前的工程進度而已。

      新圖之中,有部分資料未及更新而不能委諸勘察需時者,例如深屈道工程已全部完成,但由引水道至深屈的一段車路在新圖內仍與舊圖一樣,繪成一條「建築中之道路」。

      狗虱灣爆炸品倉庫,建築工程的開展已超逾一年,地貌變化可謂翻天覆地,但新圖並沒有絲毫改動。

      因興建新機場而遷往東涌的天后宮,雖已加繪於黃龍坑道,但卻未標出與其一起重建的赤立角(新)村,而村後的大型建築工程也未有加以描繪。

      大風坳上昔日的風雨亭,已因昂平道擴闊工程而拆卸,新圖已加繪取代該舊亭而修築的新亭,但舊亭在圖中仍未被刪除。

      花瓶頂上,築有負責監察本港水域的雷達站,新舊兩圖均有顯示建築物的位置,但同樣沒有利用圖例的標誌標明為雷達站。

      通過覆摺方法將前後兩主圖接合,曾發現薄刀屻以北一條山徑(HE04456822 至 HE04776827),只在左圖出現,右圖並無此山徑的延續部分。這失誤在舊圖已存在,如今再版仍未見改善。

      馬灣街渡,早上經大轉、花坪及草灣的班次已於九四年出八時半改為九時半,新圖街渡服務時間表仍登載舊時間。

      本港目前由官方繪製的地圖,並無任何部門負責監管,市民如發現錯漏亦投訴無門,儘管向地政總署測繪處提出,日後出版的地圖仍會重蹈覆轍,得不到任何改善。嚴格來說,對消費者極不公平,未知消費者委員會有否考慮來一次本港地圖準確性大測試呢?

      郊野上的迷途事件,雖然並無充分證據證明由不盡不實的地圖引致,但因此而對使用地圖的人士帶來不便及迷惘,這點應是毋庸置疑,但長久以來,鮮聞指摘聲音,這可能與中國人的厚道性格有關。

      但願日後有關部門在繪製地圖時,能吸取以往失誤的教訓,加強資料的核實,將紕漏減至最低,誠地圖使用者之福矣!

  • 標準
    資訊

    梧桐引玉(9605郊聯旅訊)

      九四年六月,隨隊赴深圳攀梧桐山,進行越境登峰之舉。筆者當日負責殿後一職,因參加者實力參差,故行來倍感輕鬆。行進間,腦際突然聯想起港境之內,與該山同名的梧桐河,遂將兩者湊合,成一上聯:

       梧桐山梧桐河唔同山河唔同制度

    以供同行者應對,可惜當時大家為著應付崎嶇山路,未及細想。

      事後,筆者也曾試對,由於識見不廣,總覺有一定難度,雖能勉強得一下聯,但亦未感滿意,故特在此提出,以供同好研究,更望高人能出手相助,惟此上聯將於公元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自動失效,希為留意。

      謹將拙對舉出,以作拋磚:

       梧桐山梧桐河唔同山河唔同制度

       羅漢岩羅漢洞來看岩洞來看奇觀

    標準
    資訊

    談西貢郊區地圖錯漏(9508郊聯旅訊)

      本港第四號郊區地圖西貢及清水灣,於一九八零年初次出版以來,屢經修訂重印,但自一九八九年第四版後,久未見再次改版。及至一九九五年四月,另一張「全新版本」而未附編號的西貢及清水灣郊區地圖公開發售,以取代沿用之舊圖。當年新圖在枝葉上雖有所增刪以及編排稍作改動,但地圖主要涵蓋範圍卻無多大變化,故亦可視為同一款地圖。

      塔門龍頸筋,危崖陡壁,矗立車(東)灣灘頭,為島上名勝之一。在上述不同版次地圖內,龍頸筋分別標於三處不同地方,其中以八九年第四版所示者為正確,八零年第一版誤植於較北位置,相差幾達一公里,而九五年出版的新圖,卻矯枉過正地標於正確位置以南半公里處,如無識途者引領而全賴地圖遊訪者,恐有遍尋不獲之虞。

      新版地圖承接舊圖資料,再按實際環境改變而加以修訂,理應更臻完善,但在九五年版本西貢及清水灣郊區地圖內,仍有很多錯漏的地方,當年已就初步發現所得,匯集成文,供使用該圖之人士參考,如今再度加以整理,以便與大眾分享。

      賽馬黃石水上活動中心,位於黃石碼頭巴士總站以南,面對東心淇半島,但在地圖上,其位置卻植於鄰近之民安隊大灘訓練營。坑口半見村,位於坑口道南端迴旋處以東(KK189704),但圖中半見村的位置則在坑口道以西富寧花園旁,而九龍沙田坳邨位置亦誤植於毗鄰的寮屋區(向陽村)。塔門小輪與街渡,兩者均停靠黃石碼頭,但圖中航線是駛往大灘村,黃石碼頭反而沒有渡輪服務;塔門小輪在馬料水是利用較南面的碼頭上落乘客,而非圖中所繪。斧山與大上托,地圖上顯示有車路通達山頂,但實際上斧山的車路只通往配水庫;而大上托頂部雖有明顯路蹟,但亦未達圖例內「公路支線」的標準。觀塘(翠屏道)邨於重建後已易名為翠屏邨,但地圖中仍標出舊日名稱。

      慈雲山公共房屋,包括五個屋邨,分別為慈安邨、慈樂邨、慈民邨、慈正邨和慈愛邨,但圖內漏植了慈正邨,而慈愛邨在南北兩圖內的建築物數量亦有所不同。黃石碼頭附近,有兩條樹木研習徑,但通過地圖,只可找到大灘樹木研習徑的位置,黃石樹木研習徑(黃石樹徑)則沒有標示出來,而兩者之間的車路在圖上亦未通達碼頭及巴士總站,圖中亦找不到分別位於清水灣、泥涌及馬鞍山的三條樹木研習徑。大浪嘴對開海面,長嘴洲毗鄰露出水面的礁排,在新圖內已消失,如要找尋其位置,只有翻閱舊圖。西貢赤徑村通往碼頭的沿岸小路、高流灣至蛋家灣的村徑、梅子林與大水坑U字型水務車路(現時名為梅子林路)之間的村徑,在圖中並無繪畫出來,而南圖在九龍沙田坳邨後的登山小徑亦欠了入口一段。其他遺漏者如:劃分「蕉坑特別地區」的界線和該區名字、廣源邨後小瀝源上游配水庫(KK13257730)、茅坪附近的木亭(KK16407785)、元五墳附近麥理浩徑上的木亭(KK25657745)、荔枝莊碼頭的混凝土亭(KK22098585)、黃石碼頭的混凝土亭(KK25868345)、塔門碼頭的混凝土亭(KK28278730)等,為數亦不可小覷。

      西貢羊洲,標高二十六米,白腊灣外黃泥洲,標高二十三米,在圖上,兩者均欠了一條二十米等高線,三百四十四米的釣魚翁亦漏繪了三百四十米的等高線,反而標高十九米的黃茅洲,偏偏又多繪了一條二十米等高線。荔枝莊後的雞麻峒,高二百零七米,其標高點在圖內卻位於一百八十米與二百米兩條等高線之間。

      麥理浩徑第四段,由西沙路上行,臨近馬鞍坳前一個岔口(KK17238044),左方山徑為麥理浩徑,但地圖誤繪成靠右上行至KK17078038再折左下行抵馬鞍坳(KK17158027)。由馬鞍坳續行至KK17258013,按路標及標距柱指示,麥理浩徑應靠右行,但地圖卻誤繪成跨越彎曲山頂(KK17318000)。彎曲山下走大金鐘坳途中,抵KK17187968時,路徑及指示牌(今已毀)均折向KK17157975再走之字下山,而不是像圖中所繪,向前急降大金鐘坳(KK17147957)。這裏未知是否與「山高路遠、難於勘察」有關。

      由於付印與發售時間上的差距,圖中所列部分交通資料或有改動而顯得過時,但亦有個別存在一定程度的謬誤。塔門街渡,假日每隔一小時一班,塔門開正點,黃石碼頭開三十分,行之已久,與圖中所載明顯有別。86C路線巴士恆安總站於九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遷往利安,時間上可能來不及更正,但大學火車站至富安花園84K路線和沙田至西貢89R路線巴士,分別於九四年六月一日及七月十日停止服務,距地圖發售日期達十個月與接近九個月,而圖內巴士路線表仍將之收錄。清水灣至黃大仙91R路線巴士,只在六月至九月期間之假日行走、大坳門至大坑墩291R路線巴士,則在十一月至五月期間之假日服務,兩者在圖中只註明「只在星期日及公眾假期行走」,並非事實之全部。

      以上各點,當年已透過香港郊野活動聯會向測繪處反映,其後該圖於一九九八年再版時,已將大部分勘誤更正。官方地圖,為旅行人士參考工具,亦為民間繪製地圖之藍本,圖中錯漏,每易對地圖使用者產生誤導,影響深遠,資料的引用,能不慎之。

    標準
    資訊

    地名同音字–蒲莆埔圃甫舖(961119文匯報)

      本文並非討論漢字運用,用六個相類的字作為標題,只是把境內包含這些字的地方名匯集成篇,供各行友參考。以上六個字,發音有同有異,但在英語音譯方面,一律作PO,其中蒲與莆粵音(下同)葡、埔音布、圃與甫音普(甫在其他用途上可讀作苦)、舖為鋪字俗寫,今已分工作為商舖、店舖之用。大家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彼此都含有一個「甫」字,只是部首不同而已。

      一零三號路線隧道巴士,港島終點站設在蒲飛路,附近有蒲飛徑,港島東南面有島名蒲台,粉嶺畫眉山北有蒲嶺及蒲嶺坳,上水一居屋叫彩蒲苑,九龍新蒲崗現為工業區,鄰近的蒲崗村道有多條橫街,分別為蒲崗里、蒲慈里、蒲明里、蒲蕙里、蒲田里、蒲蘅里、蒲英里、蒲景里、蒲芳里與蒲良里。

      林村河畔有村名坑下莆與放馬莆,大埔公路旁有南華莆,河背村毗鄰有長莆,流水響道兩側有高莆及新塘莆,流浮山有南沙莆,茅莆在清水灣半島,油麻莆則位於西貢,沙田市中心有要道名擔杆莆街。大廟(佛堂門天后古廟)門聯:「系出莆田坤儀稱母,恩流荷澤水德配天」,上聯提及的莆田在中國福建省。

      境內以埔字命名的地方不少,著名者首推大埔,區內有大埔頭、大埔尾、大埔滘和大埔頭水圍等地;街道有大埔公路、大埔頭路、大埔頭徑、大埔頭水圍路、安埔路和安埔里;住宅則有大埔中心、大埔花園和大埔廣場,還有汀角路旁,填海造陸而成的大埔工業村。

      郊野公園範圍以外,設有大埔滘自然護理區和大埔滘自然教育徑。打鼓嶺有大埔田,錦田有大江埔,壁屋對面的鷓鴣山又名大埔(仔)山,山下有大埔仔村,與大網仔內另一村落同名。

      米埔自然護理區臨近后海灣,鄰近有米埔隴村,政府大球場位於港島掃桿埔,九龍深水埗有寫作深水埔,大嶼山嶼南道進出麻埔坪監獄的通道叫麻埔坪道。新界東北部有山名高埔、有村名谷埔、有岬角名新舅埔。

      粉嶺有馬屎埔,上水有掃管埔和掃管埔路,粉錦公路旁有陳屋埔,錦田有高埔,十八鄉有塘頭埔,龍鼓灘有沙埔崗,港島東部有樂耕埔,南丫島與錦田有沙埔,東涌有石榴埔和低埔,陰澳附近有打棚埔,可惜後二者因興建新機場關係,已湮沒於高速公路之中。

      西九龍有大埔道,九龍城有沙埔街,紅磡有黃埔街。黃埔船塢舊址興建而成的住宅名黃埔新村與黃埔花園,位於上水有居屋有名旭埔苑。

      其餘還有又一村的花圃街,花墟的園圃街,土瓜灣的農圃道,秀茂坪的秀圃街,上水以北的缸瓦甫與長甫頭,以及汲水門大橋毗鄰的新舖咀。

      以上所舉,雖未流於以偏概全,但掛萬漏一,實在所難免,惟望有識之士,不吝補遺。

    標準
    資訊

    剌葵(961022文匯報)

      本港郊野上的山徑,不論刻意修闢,或經遊人踐踏,大致總算可以應付需求。道理上,遊人通過現有步徑,應該沒有多大問題,但是在行進期間,基於某些特別原因,需要捨正路而弗由,故在莽叢中穿走,亦屬尋常之事。穿越莽叢期間,行友印象最深刻者,莫過於沿途帶有勾剌的植物,假如不慎被纏,便得花費一番功夫,始可得以脫身,另一種則為擁有針狀葉的植物,雖然不會對遊人『死纏爛打』,但亦足以帶來短暫痛楚。

    █ 受保護植物『刺葵』

      為著向東涌新市鎮提供煤氣服務,煤氣公司特別在荃錦公路與大欖涌之間的山嶺,鋪設一條直徑七百五十毫米的地下煤氣管。工程所到之處,劈林翻土,在所難免,沿途所見,百草辟易,惟獨一種名為刺葵的灌木依然於路旁屹立,似未被形勢所迫。原來在工程開展之前,有關承建商已於這些植物身上掛上告示,知會工人奉漁農處諭:此刺葵乃受保護植物,需要保留。刺葵的羽狀複葉細長而扁平,以覆瓦狀生於莖部,葉尖收窄成針狀,有如硬刺,曾經碰觸者自當有所感受。因其生長速度緩慢,故高度多僅及腰部,間中亦有老株高逾人頭者,繁殖季節發銹色花蕊,現時所見純屬自然繁殖,並無人工栽種。

      只為刺葵的針狀葉具有一定『殺傷力』,故被剌者無不希望去之而後快,有關方面可能有見及此,遂將其受保護身份凸顯,以免受到不必要的『誅殺』,正因如此,遊人乃可從中獲得多一項不大為人注意的訊息。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