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梧桐引玉(9605郊聯旅訊)

  九四年六月,隨隊赴深圳攀梧桐山,進行越境登峰之舉。筆者當日負責殿後一職,因參加者實力參差,故行來倍感輕鬆。行進間,腦際突然聯想起港境之內,與該山同名的梧桐河,遂將兩者湊合,成一上聯:

   梧桐山梧桐河唔同山河唔同制度

以供同行者應對,可惜當時大家為著應付崎嶇山路,未及細想。

  事後,筆者也曾試對,由於識見不廣,總覺有一定難度,雖能勉強得一下聯,但亦未感滿意,故特在此提出,以供同好研究,更望高人能出手相助,惟此上聯將於公元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自動失效,希為留意。

  謹將拙對舉出,以作拋磚:

   梧桐山梧桐河唔同山河唔同制度

   羅漢岩羅漢洞來看岩洞來看奇觀

標準
境外

沙頭角仰攀梧桐山(940531香港商報)

  深圳梧桐山,高九百四十四米,略低於港境的大帽山,若論氣勢,則絕不比大帽山遜色。自從十年前開放至今,曾涉足此山之本港行友也為數不少,只可惜初期兩地交通條件所限,梧桐山雖與港境相距僅咫尺之遙,但如要過境登遊,每須預早一天在深圳安排住宿、翌日早上始能進行登山活動。

  隨著港深兩地關係漸趨密切,現交通大為改善,故即使利用公共交通安排以一天時間全走大小梧桐兩峰,行程方面也不會過於緊迫。

  從香港乘電氣化火車至羅湖,過境後出聯檢大樓,在深圳火車站外東側的廣場,有二零五路公共汽車往沙頭角,車資一元五角,屬一人控制投幣車輛,須備輔幣,車上有廣播負責報站,提醒乘客下車,值得一讚;此外,尚有四三零路小巴可供選擇,收費五元。當車輛駛經蓮塘,抬頭仰望,已可見小梧桐的雄姿,山上鋼架矗立,屬電視台發射站及衛星接收設備;車行約四十五分鐘(視當時交通情況而定),過梧桐山隧道後,便抵達沙頭角鎮。

  沙頭角位於梧桐山以南,登山之入口在沙井頭,當乘車至三家店站(即出隧道後第二站)下車後,沿田心東路向東行至官上路,轉向北行經葉屋西街接入梧桐路,再折右東行,過井頭西街後,左方即為登山口,附近有小商店可供購備飲料及小食。沿著林間的山徑上行,坡度頗為陡峭,加上路面欠缺適當的修葺,走來頗為吃力;沿途雖有不少「嚴禁煙火」的告示牌,但在遊人留下的廢物當中,亦可發現不少香煙紙包和煙蒂,足見「旅德」有待提高。

隔火路相接考毅力

  鑽出樹林,有少許平地可供歇腳,於此北望,山勢一目了然,登山之途,實為主峰以南一條陡脊上的隔火路,直透東稜的近頂部分。再起步,又是另一段陡坡的開始,繼續上行,途中與右方林場的小型車路相接。翻上崗頂,回望山下的沙頭角及港境東北區,躺於大鵬灣的平洲、形態惟肖惟妙的鴨洲,印洲塘外圍的吉澳、娥眉洲、往灣洲諸島,均可一一指認;沙頭角海對岸,為榕樹凹、谷埔、鳳坑、鹿頸所在,背後則為吊燈籠、八仙群峰與黃嶺,近者乃邊境的紅花嶺。自此山勢略轉平順,但眼前直指山巔的登峰路,宛如蒼龍騰空飛舞,拔地而起,陡峭的隔火路段段相接,好像要考驗一下遊人的登山能力。

踏足深圳市最高點

█ 大梧桐下山途中遠望豆腐頭及小梧桐

  經過一電線塔架後,踏著登峰路上行,基於路面畸嶇及坡度的關係,即使停步小憩,也得花上不少氣力。約在海拔高度七百米左右,有山徑橫腰而過,西行可通住梧桐坳,但是若要登上梧桐絕頂,此路可視為後備路線。最後,接上主峰以東的稜線,再上行不久,便可踏足整個深圳市的最高點。山巔之上,視野廣闊,除可飽覽深圳各區的景色外,香港境內的高山也可逐一細數,雖然與平日所見之角度略有不同,但憑其地理位置,亦不難辨認,當中猶以西南方的大帽山為最。

█ 梧桐坳下瞰沙頭角,後為沙頭角海及港境東北區

  自主峰回走少許,沿脊下梧桐坳,隔火路的斜度與登山時相若,幸而路面寬闊,為下山提供一定程度的方便。梧桐坳為大、小梧桐兩峰之間的最低點,有小路可南下深沙路,亦可列入後備路線。續向前行,跨過另一名叫豆腐頭的山峰便抵達小梧桐,此處築有電視發射站、衛星通訊站和微波轉播站等建築物,有車路下達山腳的梧桐山村,可乘二一一路公共汽車回深圳火車站。每年一度的「五、一梧桐山萬人競登」活動便是以梧桐山村作起點,沿車路登上小梧桐為終點,全程八公里。

█ 梧桐山腳仙湖植物園內的弘法寺

  離開小梧桐,繞過衛星通訊站向西下山,初段略為峻險,走來不大暢順,有點像早年由針山頂落針草坳,小心越過「險境」後,徑路變得較為平順好走,右方有尖峰名下梧桐,挺拔峻峭,前方深圳水庫,波光粼粼。續向下行,右方有石磴下引,經梧桐仙洞(一個可以通走的山洞)後下仙湖植物園,可順遊弘法寺。如果急於回程,亦可取道山脊西行至仙湖植物園門外的公共汽車總站,乘二二零路車返深圳火車站,車費一元。假如左下蓮塘,則須出村口乘搭途經的二零五、二二零路公共汽車或小巴回火車站。

  現時大嶼山正被參觀大佛的遊人鬧得熱火朝天,毗鄰的深圳可提供多一項選擇。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