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物介紹

沙螺灣畔看罾棚 (970211文匯報)

  捕魚、狩獵乃先民求生本能,本港土地發展,導致狩獵已不可能成為幹活手段,但綿長曲折的海岸線令捕魚業尚有可為。雖然大部分漁穫均來自遠洋作業漁船,鄰近水域只可提供有限的漁業資源,但不時仍見業者以船艇在海中操作,亦有於近岸地區設置罾棚,捕取游近的魚類。

  罾棚的結構,乃以竹枝舉漁網於海邊,竹枝於水下設有支點,可令漁網沉於水中,岸邊另架設一轆轤,以繩索控制海中漁網之升降。作業時,先沉網於水中,以待魚類游入漁網範圍,再定時轉動轆轤拉起漁網,倘見有收穫,即以舢舨划至網下,開啟可以開合的『魚袋』,令漁穫盡入艇中,此種捕魚方法,業者稱之為『拗魚』。

  現時,大嶼山沙螺灣附近,仍可見此類罾棚,部分更有村民操作,到訪之時,大可順道參觀,了解一下這種有如守株待兔的捕魚方法。

  假日自中環、荃灣或屯門乘小輪至沙螺灣,沿著重鋪不久的村徑,經過曾經作為考古發掘地點的足球場,右折沙灘後小路至把港古廟。廟前廣場,可供多人休憩,廟北有一小型渡頭,在通往渡頭的小路上,左方有支路上引,盡處的新建築物,乃皇家香港天文台沙螺灣氣流剖析儀站,推測其應為新機場配套設施。視線轉向對岸新機場工地,部分跑道已具雛形,整體則仍在施工。

  從氣流剖析儀站下,沿泥徑綑岸西行,繞到沙螺灣村西面一個布滿林木的山崗背後,在岸邊會發現兩個以罾棚捕魚的地方。罾棚附近,築有破陋寮屋,作為臨時棲息之用,並備簡單爐灶,以便就地舉炊,箇中滋味,雖非親身經歷亦可從旁推斷。至於漁穫多寡,則須掌握漁汛規律,以免徒勞無功,但由於新機場的建造,附近水域質素已大不如前,生態或許受到破壞,對漁穫數量不無影響。

  筆者走訪當日,見其中一罾棚曾作不下五次起落,但魚蹤杳然,雖然如此,罾棚主人仍須向有關當局繳納每年數百元之牌照費,始可繼續經營。

  境內西貢東有地名罾棚角及罾棚角頂,新界東北部亦有拗魚嘴,相信其命名或許與此種捕魚方法有關。

  沙螺灣對外交通,主要依賴渡輪服務,星期六上、下午各有一班船由中環經屯門開往沙螺灣,下午有兩班船返屯門。星期日早上八時荃灣、八時十五分中環、八時四十五分和九時四十分屯門均有小輪往沙 螺灣,而下午於沙螺灣開出之小輪有三時三十分往屯門、五時十五分經屯門往荃灣、六時經屯門往中環。

廣告
標準